文章归档

关于信任的一些思考

世上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凡默契者,皆有信任作为基础。但刚认识的两个陌生人之间,要相互建立并获得对方认可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信任的建立,需要一个过程,而这个过程又是相对漫长的。 建立信任需要一个过程,我想这是没有争议的,只是这个过程的长短便要因人而异了。若有人在认识前,便已有耳闻且印象不差,相识后便能很快消除心中顾虑,接纳对方,给与信任。若有人在接触前,便已有耳闻且印象不好,那么相交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会报有戒备之心,难以完全消除顾虑。以上两种情况,在逻辑上都能讲通,说法也并无不妥,并且生活中也有许多人和事来印证。然而这两种情况,都有先入为主的主观意识在其中,例如有一人甲某,众人都言其厚道可靠, …

>>阅读更多

月是故乡圆

昨晚夜班,凌晨一点过下班后,本想连夜赶回家,无奈实在太晚了怕回家吵醒家人,于是就睡了一觉今早出发回家。 由于是国庆假期第一天,虽然七点半出发,绕城还是有些拥堵了,平时一个小时的车程,硬是走了将近两个小时。国庆休息两天,回家玩玩,陪陪家人见见朋友,就不出去挤热闹了。早上有点毛毛雨,出门过后才想起身上只有几块钱现金,一路上还在纠结高速过路费能不能用支付宝,哪料到取卡的时候工作人员说今天国庆高速不收费,真是白操心了十多分钟。到了应该九点半了,和朋友一起吃了碗面然后各自回家了。 中午在家吃饭,母亲做了辣椒烧兔丁和酸萝卜鸭汤,和父亲小酌了两杯,饭菜还是家里的香。 晚上赴约,和总角之交吃火锅,我俩从小在一 …

>>阅读更多

谈“朋友”

现在,我很不喜欢谈及“朋友”二字,与其说,是谈起来很谨慎、很保守。 朋友,本是很美好的,其也确实是人生不可多得的财富。然而当我看到一群狐朋狗友互称或自称朋友、兄弟的时候,我常常会内心作呕。因为如此美好的东西却被这样诠释了,莫不是一种哀痛。 以利交者,利尽而交疏;以色交者,花落而爱渝;以势交者,势倾而交绝;以义交者,天荒而地老。人以群分,物以类聚,总有那么一群人会不约而同集聚一起,称兄道弟。他们固有共同的利益,也有自己的算盘,他只不过是借“朋友”一词的名义来装饰而已,称兄道弟又何妨,还不是假仁假义。“朋友”在他们眼中并不能完全体现出真正的价值。 那什么是朋友呢?怎样又才能叫做朋友,我觉得但凡像这 …

>>阅读更多

骑着单车去旅行

人的一生,会有很多很多的朋友,可是走着走着,就都散了。 国学大师季羡林,早年在国内攻读经书,尔后漂洋过海留洋求学,结交了天下的朋友。晚年的他曾作文述说自己的苦闷,交到老朋友便要握手长谈,见面的机会不多了。年事已高的他经常听到友人故去的消息,尤使他增添伤怀之感。 老先生曾说:“别人老了,大家会羡慕老者的长寿,而我自己却一天比一天伤心,老朋友都去啦!”说完便大笑起来。 这怎能是笑呢,我们感到的是伤感才对。一个世纪老人对友情曾度的温馨和如今友人继去的哀默,或许老人是欣慰的才对! 人生的风景,光阴短暂。红花绿柳云作朵,纤歌丽舞风是箫。 我爱骑着单车去旅行,不畏山高水远,不论年久日长。我有目的地,遇见山 …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