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朋友”

现在,我很不喜欢谈及“朋友”二字,与其说,是谈起来很谨慎、很保守。

朋友,本是很美好的,其也确实是人生不可多得的财富。然而当我看到一群狐朋狗友互称或自称朋友、兄弟的时候,我常常会内心作呕。因为如此美好的东西却被这样诠释了,莫不是一种哀痛。

以利交者,利尽而交疏;以色交者,花落而爱渝;以势交者,势倾而交绝;以义交者,天荒而地老。人以群分,物以类聚,总有那么一群人会不约而同集聚一起,称兄道弟。他们固有共同的利益,也有自己的算盘,他只不过是借“朋友”一词的名义来装饰而已,称兄道弟又何妨,还不是假仁假义。“朋友”在他们眼中并不能完全体现出真正的价值。

那什么是朋友呢?怎样又才能叫做朋友,我觉得但凡像这样美好的事物都不可言传,而只能意会。那么又如何意会呢,这倒是可以言传的。朋友相交是很亲切的,朋友交谈时很随和的。至于那些成天阿谀奉承,马屁拍得比雷还响的称“朋友”的人都不是朋友,或者叫假朋友,也是不值得交朋友的。

钟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惭。

真正的朋友并不仅限于十年不见而联系依旧;真正的朋友不仅限于大地震后从千里之外的沿海前来看望;真正的朋友不仅限于在大水冲段铁路桥后远方的一个询问灾情是否严重到冲断大桥的电话;真正的朋友不仅限于一见如故……

然而尽相比较,有酒有肉皆兄弟,逢难何曾见一人。莫不是大难临头各自飞的假君子,这样又有何意思呢?相比之下,这又怎么能叫做朋友呢,真是要笑掉人的大牙!

我怕是“朋友”一词会被这样的人弄变味,以至于我现在听到“朋友”二字时都会不由地想到不好的东西,而非它原本真实的含义。所以我很少提及“朋友”二字,都代之以“同学”、“童鞋”相称,趣味又避讳。而当别人随口称我为“朋友”之时,我往往都是笑而不语,随他意,拍拍肩膀,然后忘得一干二净。因为朋友不是喊出来的,我不容别人玷污了“朋友”这一称谓,至少在我这里。

君子相交,当以心换心;朋友相待,当以诚致诚。

谁是你的朋友,你是谁的朋友,大家心里都有底,好好珍惜,毕竟这东西难能可贵,人生能有几何!

真诚做人,坦荡做事,才能相交满天下!

除非注明,三棵树阁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sksren.com/archives/256.html

谈“朋友”》有2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