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通知的 Gmail API 失效

刚才登陆博客,看到有朋友留的评论,但是最近都没收到过邮件提醒,心想肯定是邮件通知又出问题了。于是去设置页面一看,发现 Gmail API 不可用了,赶紧登录 Gmail 查看原因,但是卡在登陆界面让输入手机号码。索取手机号码一向不是海外厂商的作风,如今竟然世界大同了,本着不迁就的原则,遂暂弃用之。改回了 PHP mail 函数发邮件,经过测试,评论和回复评论均能收到邮件提醒。 大概是两年前,当时的主机商悄悄的不再支持 PHP mail 函数,所以逼着我另寻他路,那时候开始用 Google API 发邮件,当时注册帐号都没有索取手机号的套路,即便有也是选填项,如今竟然成了必填项,想来不免让人有点 …

>>阅读更多

自己的家乡自己爱

昨晚,打开了马蜂窝网站,浏览里面的各种游记。 是的,想出门了,想旅游了,但是现实情况依然不允许。疫情还没结束,出门的风险还是有的。除了风险,还涉及各地的防疫政策,各种互不承认的健康码以及各种不敢担责的繁复的信息申报。这都还是国内出行,要是出国游的话,更是不敢想象了,首先不敢出去,其次是回来更麻烦,十四天的隔离就让人望而却步,因为没有这么多假期可以花费在隔离这件事上。 所以只好看看以前的别人发的游记过下瘾,看完就一个感叹:疫情前的日子多美好。 怀念在日本乡村漫步欣赏绣球花的时候了,怀念在波西米亚平原看别人收小麦的时候了。疫情之下,人们是被禁了足,可这些植物依然会应时节而成长和收获。想到这里,我又 …

>>阅读更多

日剧《母亲》观后感

写在母亲节前。 “你问我出生前在做什么 我答我在天上挑妈妈 看见你了 觉得你特别好 想做你的儿子 又觉得自己可能没那个运气 没想到 第二天一早 我已经在你肚子里” ——《挑妈妈》 前两天,看完了日剧《母亲》,有点感触,想记录下来。剧集不多,只有十一集,拍得很好,剧中小女孩命好苦,但又特别乖巧,按父亲的话说就是“那个小女子太懂事了”。 故事讲的是在小女孩出生不久后,父亲去世,母亲独自一人抚养,但后来和另外一个男人同居后,对小女孩的态度就由原先的疼爱变成了嫌弃,同居男人也对小女孩施以暴力。在某个寒冬的夜晚,两人打晕小女孩并将她装在垃圾袋里仍在室外后,被代课老师发现并解救,并决心带她离开这里做小女孩 …

>>阅读更多

关于情商

今天又是个晴天,距离立夏还有一周的时间。是的,春天即将结束了,我们依然被禁着足。如果错过了这个春天,我希望能抓住这个夏天。 我想记录下近来的心思,首先要写的是我对于“情商”的看法。在以前,我对情商的认识,是很中性的一个词,无所谓高与低,是个人对自己情感的认知。而如今,“情商”被提及的频率高了起来,甚至成为评判他人的某种标准。倘若这种标准是科学的、公正的也就罢了,但我从中看到了一些并不好的东西,所以我想记录下我的当前的看法。如果时移境迁,今后我的看法又改变了,也不失为我心路历程的一次记录。 在身边,尤其在工作中,总能听到的是工友们对一些人的评价,说某某情商高,或某某情商低;在生活中,亦有亲友指点 …

>>阅读更多

精简博客文章分类目录

今天是植树节,饭后突发奇想,想着把本站文章的分类目录简化一下,毕竟建站伊始,设立了太多的分类目录,时至今日快十年,大部分都没用上,而且有的分类还有定义上的重叠,一场大刀阔斧的精简势在必行。 经过调整,分类目录由原先的13个,改为现在的4个,分别是博客、学习、旅途和生活。 博客:收录关于本站站务的一切,包括域名、主机、主题、内容等衍生领域的调整和改变。 学习:收录我在用的且我认为有趣又有用还值得推荐的技术或应用,学习是为了更好的运用,故命名为学习而非分享。 旅途:收录游记之用,以及旅行途中不仅限于游记的一些旅途感悟。 生活:这个分类的概括范围最大,精简前的大部分内容都归到这里了。主要收录日常、读 …

>>阅读更多

蓝莓吐出了花苞

惊蛰刚过,今天发现去年种下的蓝莓吐出了花苞。能不能结果呢,很是期待。前不久种下的向日葵,也发芽出苗,再多两天长出叶片就可以移栽出去了。 (吐出花苞的蓝莓) (发芽出苗的向日葵) 惊蛰一候桃始华,这桃花在前几日便已经看到在陆续绽放了。自然的万物都有规律可循,冬天过去,春天便来了。无限美好的春光,在今年显得有些孤寂,松林的桃花节今年也取消了,不过我相信人们依然会前去赏花。赏花不一定去山里,但是去桃花山赏花,这赏花才有意义,这是求其名。路边的桃树花开满枝,粉的红的,还有枯枝衬托,俨然一副春意和生机,再加上远处金灿灿的油菜花,这是川西坝子在这春天里最美的风景。但是这太寻常了,所以总是为人所忽略。 春光 …

>>阅读更多

实践出真理之冲印照片

自从去年买了台单反相机以来,摸索至今,自以为有那么几张看起来尚且不错的照片想要冲印出来,做成纸质的照片。本着从生活中来到生活中去的观念,一旦有了冲印照片这个想法,恰逢今天又是个艳阳天,于是便付诸行动了。 在家里整理好需要冲印的照片文件,存上网盘,便去了本市的一家老字号数码相馆,十多年前上初中时我就在这里拍过证件照和大头贴,所以说这家相馆是老字号也算是名副其实了。到店后告知老板我的来意,从网盘下载下来照片文件后,老板问我要打印还是冲印?没错,一开始我真不知道这两者之间的区别。经过咨询老板,打印就是现场用打印机打印,优点是立等可取,缺点是画质不如冲印的细腻。冲印就是用药水处理,优点是比打印机打印的 …

>>阅读更多

理发了

今天出太阳了,下午发现理发店开门,于是理了个发。理发店人不多,戴口罩的人也不多。 再过几天就要开始上班,好像一切都恢复正常了,但是这心里还是不敢放松警惕,总觉得这风声离完全过去还远。 理完发骑车转悠,打算去老君观,到了山门前,发现自腊月三十中午就关闭了,什么时候恢复开放,时间尚不清楚。 禁足的这些日子里,在家研究面食,蛋糕、面包和馒头都做了个遍,妹妹开学的日期也无限推迟,一家人难得这么久在一起生活了。凡事都有两面性,禁足失去了自由,自然也有另外的乐趣。 前些日子,风声正紧,设关设卡,交通断绝。没几天下来,发现权力这东西,并不是谁都能驾驭的,有的人突然拥有了这东西,是会膨胀的。只是人一膨胀,就容 …

>>阅读更多

又是二月初一

刚才看到一篇网文,说“二月二要来了,理发店的Tony老师复工了吗?”,于是点亮手机屏幕一看日期,已然是二月初一,原来今年的正月只有廿九,没有三十啊。 正月结束了,今年的春节想必是会永载史册的。也是这个春节,是工作以来,在家待得最久的一次了,甚至比休年假的时间还要长,耍个够。 今年的二月初一,同去年一样,油菜花开了,腊梅还残留几朵。 今天是阴天,没有太阳,在渴望阳光的日子里,盼着这场疫情早点结束。 但是人类,是善于遗忘的动物。禁足几日,风声过了,似乎一切又都恢复如初了,就开始无所畏惧,开始掉以轻心。可是,风声真的已经过了吗? 去年感慨了一句“自然的万物都有规律可循,而人世间的事因多了几分主观能动 …

>>阅读更多

我的2019

当某一个事件离你远去的时候,你意识到,这是历史。——电影《我的1919》 我的2019年,劳苦奔波。但如果能从奔波中,获得意想不到的收获,我想也就算不上劳苦了。这一年,于我而言,是个睁眼看世界的开始。我想古有张骞凿空,近有洋务派睁眼看世界,不过都是书中所言,世界这么大,我要亲眼去看看。 一年过去了,我的生活变化不大,我想这既可以说明我的生活安稳,也能说明我无心进取。生活的本质是什么,是快乐。偶尔我也会有不满意的时候,但困于自身能力,也不再多一句怨言,只好勤勤恳恳,力图改变。 无论是快乐还是痛苦,一年到头来都是回忆。要论这一年最快乐的回忆,莫过于暑假与家人一起旅行的快乐日子,希望这样的回忆在今后 …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