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季花开

去年春天,在菜市场的花摊买了月季种在阳台,因为时常出差缺少照看,长势一直不太好。去年的夏天甚至发生了因为太热浇水不及时导致叶子全掉了的情况。年后重新发了芽,又出了红蜘蛛的虫病和白粉病,用了药过后总算拯救了回来。 今年在网上学了些修枝的技巧,用了肥料,长势总算恢复了正常,现如今开了花,觉得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 (月季开花了) 阳台砌了个槽,水分的涵养能力比盆栽要强一些,每次出差我都会把水浇透,因此即便在夏季,也能保证半个月不浇水也不至于干到月季掉叶子。接下来可能会考虑定时浇水的机器,那样效果可能更好。 同时还栽了一株茉莉,茉莉真是那种太阳越晒长得越好的植物。月季的甜香加上茉莉的清香,在早上甚... >>阅读更多

素质是个好东西

今天中午,有个老年人说我作为年轻人没有素质。 素质是什么东西,从世俗道德的层面看,无非就是“忠孝仁爱,信义和平”这一类的品质。所以对于素质,我是知道的。 事情的起因,是在电梯里,有老两口以及他们的女儿和孙子,老头和老太婆一直在训他们的孙子,大概的意思是快12点了,还没吃饭,也快赶不上车了。训话的声音很大,是吼出来的那种音量。狭小的电梯里,除了他们家四口,还有我和另一位与他们不相识的老年人。别人的家事,我管不着,但电梯作为公共空间,理应保持应有的秩序,即是安静,如若做不到安静,在这炎热的夏季,至少也应小声交流,否则就惹人心烦。况且,大声训话还不戴口罩,在昨天才有了本土新冠病例的城市,就显得更不得... >>阅读更多

我要找回童真

曾几何时,人们讲话是诚诚恳恳,0就是0,1就是1,鲜有0点几这样的模棱两可。不论五一节还是国庆节,都是实打实的五天假,要是遇上周末,便是七天假。中秋节就是中秋节,端午节就是端午节,没有调休,也没有知识分子发明的新词语和套路。那时候,通讯不太发达,人们却说到做到,约定好的东西就不会再变。 后来,多了许多“原则上”的说法,其实原则就是原则,当“原则上”替代“原则”,许多事情就不一样了。 人的学习能力是强大的,江湖也是一个大染缸,我们在学习的时候,并不知其好或坏。我们学这句话,学那句话,学别人讲套话,学别人闭口不言,学别人穿衣,学别人喝饮料,学别人像成熟者一样表演。如果只是表演,倒没有什么,只是演久... >>阅读更多

我失去了童真

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过独自发呆可以傻傻笑个不停了。好像,再也没办法拥有那样的童真了。 再也不能不顾一切去追求,再也不能无所顾忌去说、去想、去做。 感觉自己已经被年纪,被时代,被工作裹挟,我好像失去了自我,许多的想法和话语只能抑制在心里,无从表达。 我,好像失去了童真。 我希望,保持好奇,保持童真。 除非注明,三棵树阁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sksren.com/archives/1411.html ... >>阅读更多

所有图书22元一斤

下午路过广场,看到临时书摊,种类不多,只有三个货架,从儿童读物到畅销文学都有。明眼一看就是促销活动,驻足停留,挑得一本九州出版社的《尼采生存哲学》。 定价49.8元,我找老板结账,她让我放在电子秤上,告诉我19元。原来所有图书论斤卖,通通22元一斤,还好这本书够轻便,不砸秤。 还好只是书本论斤卖,知识若是也论斤卖,该有多悲惨?所以,知识论斤卖了吗?好像没有,又好像有。 未曾读过尼采的著作,但不影响我听说过这个人。最著名的,便是那句——更高级的人独处着,这并不是因为他想孤独,而是因为在他的周围找不到他的同类。 第一次听到这句话,是在电视剧《天道》里,所以今天路过书摊,便挑中了这本书,我想看看尼采... >>阅读更多

今年会好吗

开年才没多久,2022年就快过完六分之一了。不禁发出内心的疑问,今年会好吗?我想答案是不会了,历史的进程就像一艘巨轮,要想改变航向很难,一旦开始转舵,要想回到原来的航向,也会很难。 这两年来,各种离奇古怪的事情变得稀松平常。人们开始麻木和漠不关心,满腔的激情逐渐消退,热情和耐心也逐渐被耗干。理性和保守被激进所取代,客观规律在人的主观能动性面前荡然无存。 和平与发展的主旋律,在军国主义和帝国主义的花言巧语中逐渐撕裂。事物正在发生变化,决定上层建筑的客观基础正在不断代谢,量变正在不断积累。粮食和能源的话题逐渐走向前台,开始影响地球上每一个生物的日常生活。 2021年或许是过去三年里最差的一年,但可... >>阅读更多

客观规律与人的意志

人们常说,客观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意思是说,无论怎么做工作,都没有办法改变客观事物的运行规律。 然而决定上层建筑的客观基础发生改变,上层建筑也会随之变化。这里面有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也是说,世间万物总是变化的,只要条件改变,结果就会发生变化,归根到底,就成了时间问题。变化是永恒的,所以说,如果想要改变,就要学会潜移默化,否则一定要防微杜渐。 最近总是在想一些形而上的东西,或许是觉得无力和悲观,也或许是想从虚幻中找一点希望。因为确实看不见前方,能看见的,是焦虑、混乱和疯狂。 除非注明,三棵树阁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sksren.com/... >>阅读更多

大刀向0xDemon的头上砍去

史无前例的体验,昨天早上发现博客被黑客篡改了主页,奈何时间有限,无暇顾及,现在才处理完毕。 感谢定期备份的习惯,让我得以将站点文件和数据库数据恢复到10号的状态。近期评论没有新增,所以所有的评论数据都还在,由此可见,定期备份真的非常有必要。 看了下刚才的站点文件和备份的站点文件,做了对比后发现根目录多了两个文件,一个是“users.php”,一个是“ye.html”,除此之外,还有几个未曾见过的文件夹,还需进一步甄别。 (被篡改的主页截图) 大刀向0xDemon的头上砍去!WRSNMLLMP! 除非注明,三棵树阁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 >>阅读更多

成都市人民公园晒太阳

昨天天气很好,一早起来便看到窗外的阳光,于是中午吃过饭就去了人民公园晒太阳。 第一次来这里,从西门进园。看到了著名的保路运动纪念碑——辛亥秋保路死事纪念碑。纪念碑的风格和广汉房湖公园里的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风格很像,应该是同一时代的设计和施工。 当然,晒太阳是不能光晒太阳的,来人民公园还有个目的,是趁着如此美好的冬日暖阳找个地方喝茶,人民公园里有个叫鹤鸣的茶社,已是有百年历史了。买了张带评书的茶座票,一碗盖碗茶就坐下了。四川人在冬季对太阳有着莫名的执念,只要一出太阳,绝对是倾巢出动,大小坝子一定会挤满喝茶晒太阳和摆龙门阵的人,从老人到小孩无一例外。 难得的闲暇时光,还有冬日的暖阳,真是美好。 ... >>阅读更多

黄龙溪一游

月初疫情之后,各地相继要求本市人员非必要不离开,所以最近半个月算是被半困在成都。10号趁着天气好,决定去双流一个旅游景点晒太阳,提前做了功课,景区餐饮都歇业了,仅限散步游览,所以中午吃了饭就驱车前往。健康码、场所码、行程码查验过后,来到黄龙溪古镇,可谓凄凉惨淡,除了两三家本地人开的小超市还开着,其余铺面全部关了。想到几年前来这里时,人山人海,甚至挤得手机都没有信号的情景,内心一阵感叹,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整个古镇景区,除了我们和巡逻的防疫工作人员,其他游客大概只有六七个人,倒也显得安全了。 入冬后,银杏叶也相继变得金黄而开始脱落。反复的疫情把人整得身心憔悴,不知何时是个头。悲观的情...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