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疫孤岛

昨晚躺床上睡不着,想到这么一件事。如果说世上任何事都有两面性的话,那这件事也不会例外。 疫情之初到现在,我们控制得很好,如今基本上是稳住了。国外倒是反反复复,确诊人数从未中断。本曾寄希望于国外能够强制隔离,阻断传播链达到消灭疫情的设想也因为对自由无限热爱的他们付诸东流。群体免疫似乎是不能接受但也无法避免的最终结局了,或染病后痊愈,或接种疫苗产生抗体。 只是这疫苗的效果,真的如厂家说的那般有效吗?如果有效倒还好,如果没效,那对我们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试想,如果两三年后,国外的所有人都在这一波又一波反复的疫情中完成了免疫。那时候,对他们来说,这疫情就无所谓有无所谓无了,但是我们把自己保护得这么好... >>阅读更多

苏州游

出差到江南,在苏州游完了一番。正月末的江南已然沐浴在春风之中,是桃红柳绿的江南,是烟雨中的江南。 寒山寺 一首唐诗《枫桥夜泊》让人听到姑苏二字必联想到寒山寺,寒山寺并非在山上,而是建在京杭大运河旁。从古至今,有多少人慕名而来方才发现原来这里是没有山的呢? (枫桥胜迹牌坊,远处是寒山寺) (春风又绿江南岸,江村桥眺望京杭大运河旁道) (京杭大运河上的船) 虎丘 虎丘是一座山丘,形似虎,故得此名。虎丘位于苏州城西北,山顶有一座塔,年代久远,已经倾斜,目前出于保护的目的,已经在塔四周加了围栏,游客也只可远观了。 (虎丘剑池) (虎丘塔) (望苏台) 园林 逛了狮子林和拙政园,虽说拙政园是... >>阅读更多

山城再无棒棒

应该是从两年前开始,当洪崖洞在抖音以现实版千与千寻的形象火爆网络之后,重庆便成了新晋的网红城市。今年轻轨2号线佛图关段“开往春天的列车”又以翻版居庸关花海的形象吸引大量游客慕名前来打卡,我也没有例外,只是稍微来晚了一点,花开过了,花海已经长出绿叶了。 从佛图关站出来,山城不愧是山城,等待我的便是爬坡上坎的阶梯。与前些年来时不一样的是,这些交通站点口、阶梯旁已经看不到“棒棒”的踪影,甚至在我走完一万多步之后,也未见一个棒棒。似乎时代是真的变化了,棒棒消失了,记忆中的山城已经改头换面,交通便捷了,不再需要肩扛背驮的人力棒棒军了。 (记忆中的重庆) (朝天门码头) (朝天门,背后是来福士) 朝... >>阅读更多

樱桃花开

初五天气很好,出了太阳。于是前往松林镇赏早桃花,或许是情报出现差错,桃花一朵未开,樱桃花倒是已经开得异常繁茂。松林镇位于广汉市东面,处于龙泉山脉,属丘陵地形,乡民多种桃、李、柚、梨等水果。每年桃花开时,松林桃花节是一项很热闹的活动,也是乡民在种植之外创收的一段宝贵时期。 从虎形山脚通往滴水岩的山间公路中途,有个景点叫梨花沟,处于一个山凼里,种了很大一片梨树,梨花开时一片雪白,美不胜收。只是今次来时梨花也还未绽放,梨花沟一个橘园旁的樱花开得繁茂,在还未下树的橙色橘子的衬托下,显得分外雪白。 (梨花沟的樱桃花) 离开梨花沟继续往里走,在快到滴水岩红旗水库的一个山头,新开辟出一块空地,打造了一个叫... >>阅读更多

换个视角看文明

打开地图,忽略所有的国境线、省界和县界,只关注山脉和河流,只看地形。如此,可摒弃对民族、肤色的固有成见,可以换个角度来看地球上的文明。 地质和气候决定物产,也决定了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的体质和性格,也就决定了这个区域的文化,也就形成了一个文明。 雪域高原、云贵高原、珠江流域、长江流域、西域戈壁、蒙古高原、川西盆地、东南丘陵,都有属于自己的小文明,如今我们称之为地方特色。 东亚、南亚、东南亚、西亚、东欧、北欧、西非、北美、南美都有属于自己的特色,如今我们称之为文化。 除去以上无论是小的还是大的如今尚在的文明,还有一些早已不复存在的已知的或未知的文明,如两河流域、尼罗河流域、中美洲的文明。 文明的... >>阅读更多

如果回到原始社会

如果有一天,现代文明停止运转,全世界回到原始状态,我们该如何适应这种生活呢?之所以冒出这个想法,是因为现在的我正在看CCTV9的纪录片《远离尘嚣 摆脱时间束缚的苏珊一家》,想到去年疫情初期禁足在家,以及一年后依然难熬的今天,这种突发奇想亦或是胡思乱想竟也变得自然了。 如果真有这样一天,情况极端点,就是发电厂不再发电,炼油厂不再炼油,工厂关闭,政府停摆,所有人回到原始社会,刀耕火种,自给自足。 如果真有这样一天,我会从以下三个方面做准备,分别是食物、能源和工具。 首先是食物,主粮以大米或面粉最佳,然后是盐和油。既要囤一定时期的粮,还要储存一些主粮的种子,以及蔬菜种子,最好还要有调料种子。 其次是... >>阅读更多

2020年过去了

这个冬天和上一个冬天一样,阴冷又潮湿,盆地里能见到太阳的日子屈指可数。回顾过去的这一年,甚至让我有了一丝错觉,好像这是上一个冬天的延续,春夏与秋都未曾来到过。 提到过去的这一年,无论如何都离不开新冠疫情这个话题。在一月底之前,人们并未意识到它的可怕,以至于春节过后,宅在家里成了一段难忘的时光。追网剧、秀厨艺成了那段禁足的日子里难忘的记忆,一家人也难得在一起这样相聚。所以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是有道理的,任何一件事情都有两面性,要辩证地看待任何事物。 于我而言,这一年没有生活可言,其余日子全在工作与禁足之间转换。如何与黑夜相处,是这一年思考最多的问题。年初计划的樱花季京都游和暑假新疆行都被搁置了... >>阅读更多

对摄影的一点认识

说对摄影的一点认识,其实是对“德智体美劳”中“美”的认识。我可能无法创造一种美,但能够分辨美与不美,就已是合格了。若能再精进一些,偶尔创造一点美,便更好了。 要谈论美,离不开一个“真”字。这两个字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影响着我的价值判断,我认为一定要建立在真的基础上的美,才是真正的美,才是一种自然的美。这样的标准,让我对化妆术和修图术始终无法接受,这里特指那种用力过猛的技术性改造。 自从去年开始接触摄影过后,我意识到摄影和拍照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拍照是一个按快门的动作,是对所见的认可和记录。而摄影是更进一步,是为了完成拍照去做一些更多的工作,包括去认识光线、学会构图和后期修饰。所以,我现在有这样一种认... >>阅读更多

三星堆博物馆游记

四川县市游记计划的开篇献给我的家乡——四川省广汉市。 广汉有“蜀省之要衢,通京之孔道”之称,此说体现了广汉在四川的地理位置和地缘格局。广汉的名片有很多,其中之一就是在境内发掘出土的三星堆遗址,其所代表的石器和青铜文明是四川地区已知最早的古代文明。 在三星堆遗址的东北方向,就是三星堆博物馆的所在地,两地车程仅5分钟,沿乡间道路步行半小时就到。上学时经常和同学骑着自行车到处转悠,也曾到过三星堆遗址,透过遗址上的钢化玻璃,能够看到半嵌在泥土里尚未出土的残次青铜器。只是随着上个月三星堆自发现以来时隔34年的考古发掘重启,三星堆遗址已经围起来不再对外开放了。 (三星堆博物馆) (三星堆遗址,因为考古... >>阅读更多

禁足记摘抄

10月20日 霓虹闪烁,天色渐暗。 绵绵的细雨是深秋往初冬过渡的信号,破烂的空调外机声表明隔壁的同志已经向日渐降低的室温投降。此时最应景的一首歌曲,当属翟惠民的《铁窗泪》,但若此声响起恐又略有不当。我站在窗边,五十二集大型讲评节目里易中天朗读苏东坡《赤壁怀古》的画面又开始浮现眼前。 致我的老朋友——达尔克里斯 配乐《滚滚长江东逝水》 10月22日 右手边的空调声从左边的墙上反射回来,我听出来今夜向室温举手投降的同志又多了两位。 躺在床上睡不着,可能是下午喝了茶,也有可能是还没找到如何关闭那扇人为卡上了插销的窗户的方法。 鲍勃迪伦在他那首名扬天下的《往事随风吹》中唱道:一个小伙子要踩多少柏油路...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