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信任的一些思考

世上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凡默契者,皆有信任作为基础。但刚认识的两个陌生人之间,要相互建立并获得对方认可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信任的建立,需要一个过程,而这个过程又是相对漫长的。 建立信任需要一个过程,我想这是没有争议的,只是这个过程的长短便要因人而异了。若有人在认识前,便已有耳闻且印象不差,相识后便能很快消除心中顾虑,接纳对方,给与信任。若有人在接触前,便已有耳闻且印象不好,那么相交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会报有戒备之心,难以完全消除顾虑。以上两种情况,在逻辑上都能讲通,说法也并无不妥,并且生活中也有许多人和事来印证。然而这两种情况,都有先入为主的主观意识在其中,例如有一人甲某,众人都言其厚道可靠, …

>>阅读更多

去云南晒晒太阳

秋天似乎是不辞而别,只经过几个夜雨,转眼冬天已然来到,冷空气南下温度也在骤降。 想着云南热和,并且也不算太远,所以这个月6~8号,和爷爷奶奶还有小姑一起,去云南玩了三天。出发的前一晚,又下了会儿小雨,所以6号一早起来觉得更凉了。好在到了昆明,便是大太阳。虽然已经秋末了,但云贵高原的太阳,晒在脸上还觉得有点烫,到了遮荫的地方吧,又觉得凉飕飕的。 上一次来昆明,是高中毕业后和另外两个小伙伴一起的,那次还去了大理和丽江。回去的时候,还在成昆线的火车上写了篇游记。这次来玩,便只在昆明周边转转,主要是晒晒太阳。因为提前在神州租车上租了车,所以从机场出来后,便坐接送车去取了车,也由此开启了三天愉快的旅程。 …

>>阅读更多

《谈读书》

谈读书 [英]  弗朗西斯·培根  1597年 王佐良 译 读书足以怡情,足以博彩,足以长才。其怡情也,最见于独处幽居之时;其博彩也,最见于高谈阔论之中;其长才也,最见于处世判事之际。练达之士虽能分别处理细事或一一判别枝节,然纵观统筹、全局策划,则舍好学深思者莫属。 读书费时过多易惰,文采藻饰太盛则矫,全凭条文断事乃学究故态。读书补天然之不足,经验又补读书之不足,盖天生才干犹如自然花草,读书然后知如何修剪移接;而书中所示,如不以经验范之,则又大而无当。 有一技之长鄙读书,无知者慕读书,唯明智之士用读书,然读书并不以用处告人,用书之智不在书中,而在书外,全凭观察得之。读书时不可存心诘难作者,不可 …

>>阅读更多

杭州半日游

昨天在杭州待了大半天,原本计划早点起来去西湖转转。结果早上贪睡,都九点过了才起床,于是吃过早饭便出发了。杭州的天气真好,从起床拉开窗帘那一刻起,心情也随着阳光一般明媚了。 因为是步行,所以这半天时间走的地方也不多,权当是趁着明媚阳光散散步罢了。先是到了南宋御街,御街路面是由石砖铺砌而成,路两边有石砌水沟,两旁种有植被,以梧桐树居多,再外面便是建筑,有小区也有商铺。时近中午,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在地砖上、墙上,斑驳的树影太美了。后来了解了下,御街是南宋都城临安的一条主要街道,不知今时的这条小道是否就是当年那条御街。 (南宋御街) 顺着御街往南走便到了河坊街,这是一条步行街,大致呈东西分布。河坊街 …

>>阅读更多

月是故乡圆

昨晚夜班,凌晨一点过下班后,本想连夜赶回家,无奈实在太晚了怕回家吵醒家人,于是就睡了一觉今早出发回家。 由于是国庆假期第一天,虽然七点半出发,绕城还是有些拥堵了,平时一个小时的车程,硬是走了将近两个小时。国庆休息两天,回家玩玩,陪陪家人见见朋友,就不出去挤热闹了。早上有点毛毛雨,出门过后才想起身上只有几块钱现金,一路上还在纠结高速过路费能不能用支付宝,哪料到取卡的时候工作人员说今天国庆高速不收费,真是白操心了十多分钟。到了应该九点半了,和朋友一起吃了碗面然后各自回家了。 中午在家吃饭,母亲做了辣椒烧兔丁和酸萝卜鸭汤,和父亲小酌了两杯,饭菜还是家里的香。 晚上赴约,和总角之交吃火锅,我俩从小在一 …

>>阅读更多

往事并不如烟

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凉风冬有雪 若无闲事挂心头 便是人间好时节 ——宋 无门慧开禅师 Web2.0 过去了,我很怀念它。 前两天在外面吃宵夜,因为裤兜很浅,手机好几次裤兜掉出来摔在地上。都是昨晚了,才看到屏幕摔出了个裂口,倒也不影响使用。今天的我们,生活在离不开手机和网络的时代,通讯技术无比发达,让一切都变得快而近。有了视频聊天,我们不再见面了;有了微信语音,我们不再打电话了;有了即时聊天,我们不再写信了;有了朋友圈,我们不再冲洗相片了。 其实,我就是怀念那个骑着车去小伙伴家门口喊他名字把他叫出来玩的日子了。 工作后,日子就这么每天地重复也两年有余了。偶尔也会有想写下日志记录生活的想法,但都不 …

>>阅读更多

文昌随笔

这个月初在三亚待了两天,其中有一天休息的时间,便提前定了往返于三亚和文昌的动车票,6号这天起了个早,收拾了一下出发探索文昌了。 在我印象中第一次听说文昌这个地方,应该是上高中那会儿,看新闻说要在文昌这个地方建立航天发射场。后来又听人说过文昌这个地方的南洋老街和东郊椰林,所以虽然此前没有去过文昌,但对这个地方也并不算太陌生。 到了文昌后发现文昌城并不大,也许正值夏天,亦或许是这本就是个安静的小县城,路上的行人并不多,城区的街道也略显残破,但与此同时也让人感受到了它浓厚的历史气息。 出了文昌站后,我便打了车直奔文昌老街,这是我的首要目的地。在车上我问了司机此地去文昌卫星发射场远不远,司机说距离不远 …

>>阅读更多

愿童趣常在

我记得初中一年级语文课本的第一篇文章便是节选自清代文学家沈复作品《浮生六记·闲情记趣》的《童趣》,是篇文言文,篇幅很短,但是趣味很浓: 余忆童稚时,能张目对日,明察秋毫,见藐小之物必细察其纹理,故时有物外之趣。 夏蚊成雷,私拟作群鹤舞于空中,心之所向,则或千或百,果然鹤也;昂首观之,项为之强。又留蚊于素帐中,徐喷以烟,使之冲烟而飞鸣,作青云白鹤观,果如鹤唳云端,为之怡然称快。 余常于土墙凹凸处,花台小草丛杂处,蹲其身,使与台齐;定神细视,以丛草为林,以虫蚁为兽,以土砾凸者为丘,凹者为壑,神游其中,怡然自得。 一日,见二虫斗草间,观之,兴正浓,忽有庞然大物,拔山倒树而来,盖一癞蛤蟆,舌一吐而二虫 …

>>阅读更多

岭南行

这个月5号的考试结束后,阶段性的培训算告一段落。因此可以休息一段时间,再因之前与朋友相约,便有了岭南之行的计划。 此附3月14日晨起后思绪所至,所作拙诗一首: 想去广州找老表 坐火车 东出盆地 过武陵山 雪峰山 到了郴州就折而向南 穿过南岭隧道 便是岭南 我要在韶关稍作停留 我要听刘欢的弯弯的月亮 我要和老表拥抱 我还要和老表在广州火车站合影 因为春光短暂 这一切都需要点仪式感 此处的老表,是四川方言,指关系很好的朋友。拙诗中的老表便是指我大学毕业后便各奔东西,未曾谋面的昔日旧友。 还记得上一次去广东,是08年汶川地震后不久,学校休课放假,便去了韶关投靠在外务工的亲戚避震。至今已经九年过去了, …

>>阅读更多

春天读诗

春光短暂,这几天的气温日渐升高,不知不觉似乎夏天的脚步都已近了。 应该是从2015年起,每年春天我都盼着凤凰网文化频道的《春天读诗》栏目上线,今年应该是第四集了,春天都快过去了,可春天读诗还迟迟没有来。春天读书每一季会选十几个诗人及他们的作品,并由作者自己朗读或他人朗读。如此设计,便能使诗作者用自己的情感为观众展示创作的初衷。 例如第二季郑愁予的《错误》、梁小斌的《中国,我的钥匙丢了》和莫西子诗的《冬天终会远去》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虽然第三季开始走国际范,略显浮夸,选了些外国作品,但还是有不错的内容,如余光中的《春天,遂想起》。春天读诗这个栏目改变了我对诗歌的印象,因为有了作者或他人的朗读 …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