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发了

今天出太阳了,下午发现理发店开门,于是理了个发。理发店人不多,戴口罩的人也不多。 再过几天就要开始上班,好像一切都恢复正常了,但是这心里还是不敢放松警惕,总觉得这风声离完全过去还远。 理完发骑车转悠,打算去老君观,到了山门前,发现自腊月三十中午就关闭了,什么时候恢复开放,时间尚不清楚。 禁足的这些日子里,在家研究面食,蛋糕、面包和馒头都做了个遍,妹妹开学的日期也无限推迟,一家人难得这么久在一起生活了。凡事都有两面性,禁足失去了自由,自然也有另外的乐趣。 前些日子,风声正紧,设关设卡,交通断绝。没几天下来,发现权力这东西,并不是谁都能驾驭的,有的人突然拥有了这东西,是会膨胀的。只是人一膨胀,就容 …

>>阅读更多

又是二月初一

刚才看到一篇网文,说“二月二要来了,理发店的Tony老师复工了吗?”,于是点亮手机屏幕一看日期,已然是二月初一,原来今年的正月只有廿九,没有三十啊。 正月结束了,今年的春节想必是会永载史册的。也是这个春节,是工作以来,在家待得最久的一次了,甚至比休年假的时间还要长,耍个够。 今年的二月初一,同去年一样,油菜花开了,腊梅还残留几朵。 今天是阴天,没有太阳,在渴望阳光的日子里,盼着这场疫情早点结束。 但是人类,是善于遗忘的动物。禁足几日,风声过了,似乎一切又都恢复如初了,就开始无所畏惧,开始掉以轻心。可是,风声真的已经过了吗? 去年感慨了一句“自然的万物都有规律可循,而人世间的事因多了几分主观能动 …

>>阅读更多

我的2019

当某一个事件离你远去的时候,你意识到,这是历史。——电影《我的1919》 我的2019年,劳苦奔波。但如果能从奔波中,获得意想不到的收获,我想也就算不上劳苦了。这一年,于我而言,是个睁眼看世界的开始。我想古有张骞凿空,近有洋务派睁眼看世界,不过都是书中所言,世界这么大,我要亲眼去看看。 一年过去了,我的生活变化不大,我想这既可以说明我的生活安稳,也能说明我无心进取。生活的本质是什么,是快乐。偶尔我也会有不满意的时候,但困于自身能力,也不再多一句怨言,只好勤勤恳恳,力图改变。 无论是快乐还是痛苦,一年到头来都是回忆。要论这一年最快乐的回忆,莫过于暑假与家人一起旅行的快乐日子,希望这样的回忆在今后 …

>>阅读更多

读《朱鹮的遗言》后有感

这是一篇读后感,在读完《朱鹮的遗言》后,我的内心有一种情愫,其与这本书的内容关系不大,而是与这本书所讲故事的背景有关,这是一种对自然风光的向往、对田园乡村的执念、对朴实生活的爱意。 书中讲述了一位教师终其一生致力于保护朱鹮的故事,故事发生在日本新潟县佐渡岛,主人公曾参加过侵略朝鲜的战争,退伍复员后当了佐渡本地技校教师,此后为了保护本地特有鸟类——朱鹮,而到处奔走。但随着社会的发展、城镇化和旅游产业的开发,朱鹮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遭到破坏,农业上农药的使用以及栖息地范围的缩小,导致朱鹮的数量不断减少,最终难逃灭绝的命运。 以上是全书的故事主线,但读完这本书过后,我还喜欢上了书中所描写的关于佐渡岛的 …

>>阅读更多

我没有答案

昨天下午,在某万达看到看到一家新开的新华文轩书店,进去打探了一番,好多书都塑封了且不能拆,店家拆开试读的书本数量极少。在为数不多的试读本中,我快速搜索着图书封面。很快,一本封面印着一高一低相伴飞行的鸟,背景是挂着积雪的森林的书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封面右上角竖着印了五个黑体字——《朱鹮的遗言》。 看过介绍,这是一本翻译自日文的纪实文学,讲的是一个日本人观察、保护并记录朱鹮活动的故事,但结局很无力,日本朱鹮最终还是灭绝了,只能从中国引进繁殖。 当然,重点不是要介绍这本书,毕竟我还没看过,不过我真是很想买来看。于是我拿起书本,一看背面的标价,定价49元人民币。我抬头思绪飞转,考虑的时间大概只有1秒钟, …

>>阅读更多

最近迷上了生啤

自从某次出差第一次体验了麒麟生啤过后,紧接着在朝日生啤、惠比寿生啤的轮番轰炸下,我慢慢体会到了生啤的乐趣。以及后来又在其他地方体验了喜力生啤、皮尔森生啤和嘉士伯生啤,自此我对生啤的热爱便已经被点燃,甚至快到了狂热的地步。 此前,对于啤酒,最爱的是乌苏。虽然现在全国各地都能买到乌苏了,但不一定是乌鲁木齐产的,我试过银川产的,总觉得有点不一样。 不过自从喝过生啤过后,便对瓶装啤酒失去了兴趣。这样说来有一种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感觉,倒不是因为我挑剔,而是因为这两者之间完全不是同一种饮料。雪花有一款原浆壹号,全程冷链运输销售,其保质期号称七天,但实际上在冷藏条件下第三天的口感和第一天相比已经大不一样,最后 …

>>阅读更多

“西南才子”无觅处

刚毕业那年出来工作,在暂住地附近某高校门口遇到了位摆地摊的二手书商贩。其人年纪不大,约在三十岁左右,戴着一副度数很高的眼镜,不修边幅,看着甚至觉得有点邋遢。他的摊位很固定,总是会摆在某红旗连锁超市门口人行道的大叶榕树下,摆摊的时间一般是从傍晚开始,至于几点收摊,未曾考究过。此人摆摊,从不招揽过往行人,只是蹲在树干下看书,若有人驻足停留翻看旧书,他也只是抬头看一眼,绝不多说一句。除非你看上了某本书,询问价钱,他才会与你搭白。 我第一次与此人的对话,应该是在那年夏天的某个傍晚,当时和同事W某一起路过。当时他还穿着SF快递的制服,路边停着一辆小电力三轮,除了地上铺开摆好了的旧书外,三轮车上还放了捆扎 …

>>阅读更多

那捆被卖掉的作业本

下午在纬八路博客看到一篇关于课本循环使用的文章,使我联想到了自己的学生时光,继而让我想到了那一捆被卖掉的小学作业本,以及那段往事。 不知道那捆被当作废纸卖掉的作业本现在被重复利用没有,是否被再造成了纸张,又销往了哪里。 小学毕业后的那个暑假里,周围的小伙伴都有了自己的四驱赛车,就是动画片《四驱兄弟》里的那种,很讨男孩子喜欢,甚至有的女孩子也会乐在其中。毕竟那是个没有智能手机的年代,网吧也还属于“三室一厅”之一,因为热播的四驱兄弟,我们对两节五号电池驱动的玩具四驱赛车可谓痴迷,每个人都渴望人手一辆,然后找一块水泥平地赛一把。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我也要有一辆四驱赛车的念头在心中播了种过后,便一 …

>>阅读更多

我不听

昨天,有人对我说,我需要改变自己的消费理念。正当我不得其解的时候,旁边的一人也随之附和,然后就开始了他们的所谓得道的消费理念的大讨论。我听了几分钟,主旨就是提前透支,也就是所谓的贷款,所购何物呢,也就是房与车。在展示了自己在投资方面有多么了不起后,转而告诉我,我很失败。 他们说的对,一个人对于如何消费有着自己的观念。既然消费观是自己的事,那他们为什么就如此轻易地来评判另一个人呢。莫非是自己在投资领域深陷其中而无法自拔,觉得不甘心所以想再拉一个人下水?还是说偶然得到了一点点成就,所以就标榜为成功人士在他们认为的失败者面前无尽吹嘘? 说实话我还是有点生气,生气的原因不是因为我相信了他们吹嘘的成功而 …

>>阅读更多

由一个地区的发展所联想到的时间与空间的关系

看过《星际穿越》的朋友都知道,这部科幻电影讲的是关于时间与空间的关系,虽然片中借科学家之口一本正经地讲述着相对论和虫洞理论,但它们仍不能解释为何人体的新陈代谢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那么时间与空间的关系,就因此显得荒谬了吗,我想并不是的。 古往今来,地球上的人类文明从产生到消亡,已是不计其数,这是纵观时间的视角。一个地方由聚落发展到乡镇,再成为大都市,这是展望空间的视角。那么同一时期的不同地方和同一地方的不同时期,它们的发展情况也一定是不同的。每个地区,都有属于它的时刻表,它们的发展速度是不同的。就像同一时期的上海滩和深圳小渔村,再到如今看来,他们或许相差无几,但在具体的时间以前,他们有着天壤 …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