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堆博物馆游记

四川县市游记计划的开篇献给我的家乡——四川省广汉市。 广汉有“蜀省之要衢,通京之孔道”之称,此说体现了广汉在四川的地理位置和地缘格局。广汉的名片有很多,其中之一就是在境内发掘出土的三星堆遗址,其所代表的石器和青铜文明是四川地区已知最早的古代文明。 在三星堆遗址的东北方向,就是三星堆博物馆的所在地,两地车程仅5分钟,沿乡间道路步行半小时就到。上学时经常和同学骑着自行车到处转悠,也曾到过三星堆遗址,透过遗址上的钢化玻璃,能够看到半嵌在泥土里尚未出土的残次青铜器。只是随着上个月三星堆自发现以来时隔34年的考古发掘重启,三星堆遗址已经围起来不再对外开放了。 (三星堆博物馆) (三星堆遗址,因为考古... >>阅读更多

禁足记摘抄

10月20日 霓虹闪烁,天色渐暗。 绵绵的细雨是深秋往初冬过渡的信号,破烂的空调外机声表明隔壁的同志已经向日渐降低的室温投降。此时最应景的一首歌曲,当属翟惠民的《铁窗泪》,但若此声响起恐又略有不当。我站在窗边,五十二集大型讲评节目里易中天朗读苏东坡《赤壁怀古》的画面又开始浮现眼前。 致我的老朋友——达尔克里斯 配乐《滚滚长江东逝水》 10月22日 右手边的空调声从左边的墙上反射回来,我听出来今夜向室温举手投降的同志又多了两位。 躺在床上睡不着,可能是下午喝了茶,也有可能是还没找到如何关闭那扇人为卡上了插销的窗户的方法。 鲍勃迪伦在他那首名扬天下的《往事随风吹》中唱道:一个小伙子要踩多少柏油路... >>阅读更多

文字只是载体

这是日本1988年拍摄的电影《敦煌》的观后感。 一个民族,创造了属于自己的文字后,它的文明便有了延续下去的基础。中国的汉藏蒙如此,中国以外的英俄日如此。但古代与北宋同时期的西夏国,也创造了自己的文字,结局却并未如此,反而是灭亡了。 或许,古代还有许多创造了自己文字的民族,但未能留下纸张或石刻,后人也不得而知,因此永远消失在历史长河里。那些有幸留下文字却不幸灭亡的民族,又给后人增添了它们的神秘,如西夏文、古埃及的象形文和两河流域的楔形文。 这些文明是如何消失的呢,是战争还是瘟疫,除了有史可考的记载,其余的,就只能是个谜了。 很早之前便听说过这部电影,拍摄背景是中日建交后的文化交流时期,改编自一部... >>阅读更多

哪个更重要

窗外滴滴嗒嗒,下雨了,雨不大。我知道,这一场场的秋雨过后,深秋就会过渡到初冬去。 前两天在机场看到一个背着行囊的青年人,只身前往国外的疫区。这个人不像游客,因为他背着很大的双肩背包,手上还提着一个袋子,如果是商务人士,不会是这身行头,如果是留学生也不会是这身打扮。我的第一直觉是,他是出国打工的,因为除了他这身行头之外,能让我做出这个推测的还有他的肤色,那种长期在太阳下暴晒的透着亮的铜色。或许他还有同行的伙伴,但我看到他时,他是孤身一人前行的,为什么我单单对这个人印象最深。因为在我看来,他的年纪可能只有二十多出头,虽然肤色很黑,但是还不至于因为长期的体力劳动而出皱纹。甚至给我一种感觉,他可能才高... >>阅读更多

四川县市游记计划

在去年底打总结的时候,我萌生了一个想法,就是在十年内走遍四川的所有县市。不曾想,今年年初爆发了新冠疫情,转眼现已是十月,这一年又快要过完了,这个计划竟还未付诸实践,实属遗憾。 正所谓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我决定将这个想法转变为计划,虽然这一年的开始有些困难,但我寄希望接下来的日子会变得好起来。虽然开始的时间晚了一点,但终究还是在二十一世纪二〇年代的头一年开始了。 四川的地理范围比较大,无论从人文历史还是自然风光上来讲,都有许多值得去探访的地方。不知道十年的时间够不够,如果不够,到时候再延长些。四川的概念在不同时期也不一样,现在多指四川省,再往前推一点,还包括现在的重庆市,要是再往前推,却不包括... >>阅读更多

启用新主题Twenty Twelve

老主题已经不堪重负,甚至一些基础功能也无法使用了。经过选择和漫长的修改,新主题Twenty Twelve正式启用,老主题Dot-B用了大约有9年,希望这个新主题也能战斗力持久。 之所以选这个主题,是看上了它的简洁和大气。右侧栏布局和老主题几乎无异,单页还可以取消侧栏,做一些介绍性的文字。字体更大了,背景也更亮了,对眼睛是个考验。用了很长一段时间优化了一些细节,调整了一些个人认为需要调整的东西。此次用到了子主题功能,可以免受主题更新而导致的修改被覆盖的尴尬问题。 一些心中的计划可以借着换主题的机会慢慢公布出来,到时候新增单页介绍,亦可以发挥这个主题的优势了。 (老主题Dot-B) (新主题T... >>阅读更多

再次收到明信片

自从上次收到来自Postcrossing的明信片后,昨天又接到邮局电话,有我的明信片。这次收到两张,一张来自加拿大,另一张来自德国。 来自加拿大这样明信片收件人地址用的是全英文,可能是邮递员认读的问题,被投递到了另一个地方,后又转递到了我的收件地址,根据邮戳日期显示,上个月底就到了,折腾了十多天才转递过来。幸运的是,虽然折腾了一番,到最后还是到了我手上。因为这是第一次收到全英文收件地址的明信片,所以特别有纪念意义。 明信片封面是一对舞者在唱片机上跳舞的形象,颇有旧时代的感觉。 (来自加拿大的明信片封面) (来自德国的明信片封面) 来自德国的明信片封面是一栋小房子,屋外种了树和花草。房子小巧... >>阅读更多

博客10周年

2010年,这个博客诞生了。一开始还是用的tk域名和免费空间,后来换了com域名和付费空间,让这个博客正规了许多。那时候我还在上高中,因为一个奇特的想法,接触了互联网和IT。在这个过程中,有了这个博客,虽然我写作不多,但正是有了这个博客,才让我保持了对互联网的热情和不放弃,才不掉队坚持至今。这十年时间,网络技术已经迭代更新无数次,我也有了一种快跟不上潮流的感觉,因为整个互联网环境已经和从前不一样,由开放渐渐封闭了。互联网的FREE精神已经快要无人追随,而屈服于资本的威逼利诱之下。 但我倍感幸运的是,在怀念过往的不舍情绪中,看到还是有如此多的朋友仍在坚持耕耘。有时候我觉得我是Web2.0的遗老,... >>阅读更多

第一次收到来自Postcrossing的明信片

前天接到邮局工作人员的来电,告诉我有一张明信片需要领取。昨天领取一看,是一张来自捷克的明信片,很显然,是来自Postcrossing的用户。 (明信片封面,来自一个叫Trebic的捷克城市) Postcrossing这个网站是我在大学时接触到的,注册用户按照系统的分配随机给指定用户寄出明信片,同时自己也会随机收到别人寄来的明信片。只是在这个网站上注册至今已四年多了,曾断断续续寄出过好几张明信片,但自己从来没有收到过一张。后来想了下可能是本地邮政系统现阶段还不适合明信片的收发,毕竟N年前自己从丽江寄回家的明信片现在都还在路上尚未收到。再一想也有可能是收件地址的格式有问题,然后对照万国邮政联盟的... >>阅读更多

骊山月

入伏过后,就是最热的时候了。艰难的时期还没有过去,但禁足已久的人们还是迈出了探索的步伐。 机缘巧合之下,与朋友相会在西安,趁着休息出门溜达了一天。那天烈日当头,室外行走的每一步都是对阳光的挚爱和追求光明的勇气。 以前游西安城,都是在晚上,这次是在白天。从安定门进了城墙,钟楼围起来了在修缮,鼓楼是对外开放的,只是买门票需要身份证和健康码。白天的回民街和钟鼓楼与夜晚无异,只是少了几分灯光点缀的光彩和建筑物的层次感。 (西安城墙安定门) (围起来的钟楼) (通往鼓楼的广场) (鼓楼上标有节气的鼓) (鼓楼外面是回民街) 晚间奔向了临潼,只为一览骊山下华清池畔的舞台剧——千古情系列的《长恨歌...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