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是故乡圆

昨晚夜班,凌晨一点过下班后,本想连夜赶回家,无奈实在太晚了怕回家吵醒家人,于是就睡了一觉今早出发回家。 由于是国庆假期第一天,虽然七点半出发,绕城还是有些拥堵了,平时一个小时的车程,硬是走了将近两个小时。国庆休息两天,回家玩玩,陪陪家人见见朋友,就不出去挤热闹了。早上有点毛毛雨,出门过后才想起身上只有几块钱现金,一路上还在纠结高速过路费能不能用支付宝,哪料到取卡的时候工作人员说今天国庆高速不收费,真是白操心了十多分钟。到了应该九点半了,和朋友一起吃了碗面然后各自回家了。 中午在家吃饭,母亲做了辣椒烧兔丁和酸萝卜鸭汤,和父亲小酌了两杯,饭菜还是家里的香。 晚上赴约,和总角之交吃火锅,我俩从小在一 …

>>阅读更多

往事并不如烟

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凉风冬有雪 若无闲事挂心头 便是人间好时节 ——宋 无门慧开禅师 Web2.0 过去了,我很怀念它。 前两天在外面吃宵夜,因为裤兜很浅,手机好几次裤兜掉出来摔在地上。都是昨晚了,才看到屏幕摔出了个裂口,倒也不影响使用。今天的我们,生活在离不开手机和网络的时代,通讯技术无比发达,让一切都变得快而近。有了视频聊天,我们不再见面了;有了微信语音,我们不再打电话了;有了即时聊天,我们不再写信了;有了朋友圈,我们不再冲洗相片了。 其实,我就是怀念那个骑着车去小伙伴家门口喊他名字把他叫出来玩的日子了。 工作后,日子就这么每天地重复也两年有余了。偶尔也会有想写下日志记录生活的想法,但都不 …

>>阅读更多

文昌随笔

这个月初在三亚待了两天,其中有一天休息的时间,便提前定了往返于三亚和文昌的动车票,6号这天起了个早,收拾了一下出发探索文昌了。 在我印象中第一次听说文昌这个地方,应该是上高中那会儿,看新闻说要在文昌这个地方建立航天发射场。后来又听人说过文昌这个地方的南洋老街和东郊椰林,所以虽然此前没有去过文昌,但对这个地方也并不算太陌生。 到了文昌后发现文昌城并不大,也许正值夏天,亦或许是这本就是个安静的小县城,路上的行人并不多,城区的街道也略显残破,但与此同时也让人感受到了它浓厚的历史气息。 出了文昌站后,我便打了车直奔文昌老街,这是我的首要目的地。在车上我问了司机此地去文昌卫星发射场远不远,司机说距离不远 …

>>阅读更多

愿童趣常在

我记得初中一年级语文课本的第一篇文章便是节选自清代文学家沈复作品《浮生六记·闲情记趣》的《童趣》,是篇文言文,篇幅很短,但是趣味很浓: 余忆童稚时,能张目对日,明察秋毫,见藐小之物必细察其纹理,故时有物外之趣。 夏蚊成雷,私拟作群鹤舞于空中,心之所向,则或千或百,果然鹤也;昂首观之,项为之强。又留蚊于素帐中,徐喷以烟,使之冲烟而飞鸣,作青云白鹤观,果如鹤唳云端,为之怡然称快。 余常于土墙凹凸处,花台小草丛杂处,蹲其身,使与台齐;定神细视,以丛草为林,以虫蚁为兽,以土砾凸者为丘,凹者为壑,神游其中,怡然自得。 一日,见二虫斗草间,观之,兴正浓,忽有庞然大物,拔山倒树而来,盖一癞蛤蟆,舌一吐而二虫 …

>>阅读更多

岭南行

这个月5号的考试结束后,阶段性的培训算告一段落。因此可以休息一段时间,再因之前与朋友相约,便有了岭南之行的计划。 此附3月14日晨起后思绪所至,所作拙诗一首: 想去广州找老表 坐火车 东出盆地 过武陵山 雪峰山 到了郴州就折而向南 穿过南岭隧道 便是岭南 我要在韶关稍作停留 我要听刘欢的弯弯的月亮 我要和老表拥抱 我还要和老表在广州火车站合影 因为春光短暂 这一切都需要点仪式感 此处的老表,是四川方言,指关系很好的朋友。拙诗中的老表便是指我大学毕业后便各奔东西,未曾谋面的昔日旧友。 还记得上一次去广东,是08年汶川地震后不久,学校休课放假,便去了韶关投靠在外务工的亲戚避震。至今已经九年过去了, …

>>阅读更多

春天读诗

春光短暂,这几天的气温日渐升高,不知不觉似乎夏天的脚步都已近了。 应该是从2015年起,每年春天我都盼着凤凰网文化频道的《春天读诗》栏目上线,今年应该是第四集了,春天都快过去了,可春天读诗还迟迟没有来。春天读书每一季会选十几个诗人及他们的作品,并由作者自己朗读或他人朗读。如此设计,便能使诗作者用自己的情感为观众展示创作的初衷。 例如第二季郑愁予的《错误》、梁小斌的《中国,我的钥匙丢了》和莫西子诗的《冬天终会远去》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虽然第三季开始走国际范,略显浮夸,选了些外国作品,但还是有不错的内容,如余光中的《春天,遂想起》。春天读诗这个栏目改变了我对诗歌的印象,因为有了作者或他人的朗读 …

>>阅读更多

不忘初心

8月2日夜,我在朋友圈分享了这首变奏版国际歌,并配文“这支曲子不谈理想,谈初心”。 的确,这支曲子一改国际歌激情充满斗志的曲风,委婉而深沉,让人有所思,有所想。我便将这种情感定义为反思和溯源,也就是对“不忘初心”的思考。 1日报到,开始各种办手续、盖章、签字,接连两天一直到2号才弄完。是夜,在宾馆单曲循环听着这支曲子,回想四年来的点点滴滴,虽说有苦有甜,但客观来说还是苦多那么一点,不过自己并没觉得吃不下这个苦,只是说整个过程中少了一点应有的快乐和属于我们这个阶段的东西,这或许也算是一个小小的遗憾。然而很多事,正是因为有了一点遗憾,才更显珍贵。这不是一句安慰的话,也不是自我开导,说不出有什么道理 …

>>阅读更多

今年夏天的第一次游泳

昨天下午,天气炎热。便和朋友相约去游泳,在泳池泡了会儿,就坐在岸上聊天。好像去年和前年的夏天都没游泳,今年也是第一次来游泳。 游的时间不多,在水里泡的时间更多些。下了水就感到凉快,那会儿是三点半下的水,但是太阳也还是很大,晒得头皮略疼。后来就上岸在树荫下聊天了。 差不多五点半,就出来了。然后去粥庄吃了饭,晚上也没什么玩的,就打了会儿麻将。大概十点钟的时候,就收拾回家了。昨天一天的运动量还是有点大,所以回家后还是有点疲惫,直接就睡觉了。 游泳聊天的时候,谈到了其中一人相亲的事,让我们笑了大半天。因为很巧的是,相亲双方我们都认识,而且我们也知道了这件事,但是在此之前,我们故意装作不知道。或许这就是 …

>>阅读更多

走远了

昨晚在微信朋友圈,看到了这首歌。 这位叫衣湿的歌手我从来都没听过,再加上李伯清这个名字,感觉又会是一首搞笑的歌。然而当我听完,才发现不是。 不知为何,听到后面一句句“走远了,走远了,回都回不去了”心里莫名地有一种酸楚。 就在几天前,我刚办完毕业手续。我的大学结束了,学生生涯结束了。回顾大学四年,走远了,我还坚持称自己为少年,风一样的少年。这四年时光谈不上快乐,也谈不上痛苦,折个中,也算是夹杂着快乐和痛苦度过的。四年下来,我不爱骑车了,以前骑车的伙伴们也不爱骑车了,大家的车大概都放在某个角落生了锈了吧。我不爱说话了,也不爱开玩笑了,也不再吹牛了,开始变得沉默寡言,虽然我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 …

>>阅读更多

论工匠精神

前几天刚看过一本书叫《匠人》,写的是作者小时候生活的村庄里的各种手艺人,有木匠、瓦匠、篾匠、铁匠、剃头匠、教书匠…… 作者通过回忆故乡的人和事表达了自己对故乡的怀念和眷恋之情。望不见的乡愁,让作者感叹正在凋零的村庄、渐渐失传的手艺和他们的命运传奇正在一点点被遗忘。 最近央视也做了档节目叫《大国工匠》,通过展示工作在各个岗位上长期坚持的劳动者来唤醒人们对去寻找缺失的工匠精神。 中国人在做事情的精细程度方面远不及日本,这也是为何日本能在制造业行业长久不衰的原因,日本人的专研精神是日本的制造产业长期保持创新和高品质,这是获得市场认可的基础,所以日本虽为岛国,却能够经济发达。 工匠精神的本质其实就是专 …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