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归档

最近迷上了生啤

自从某次出差第一次体验了麒麟生啤过后,紧接着在朝日生啤、惠比寿生啤的轮番轰炸下,我慢慢体会到了生啤的乐趣。以及后来又在其他地方体验了喜力生啤、皮尔森生啤和嘉士伯生啤,自此我对生啤的热爱便已经被点燃,甚至快到了狂热的地步。 此前,对于啤酒,最爱的是乌苏。虽然现在全国各地都能买到乌苏了,但不一定是乌鲁木齐产的,我试过银川产的,总觉得有点不一样。 不过自从喝过生啤过后,便对瓶装啤酒失去了兴趣。这样说来有一种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感觉,倒不是因为我挑剔,而是因为这两者之间完全不是同一种饮料。雪花有一款原浆壹号,全程冷链运输销售,其保质期号称七天,但实际上在冷藏条件下第三天的口感和第一天相比已经大不一样,最后 …

>>阅读更多

“西南才子”无觅处

刚毕业那年出来工作,在暂住地附近某高校门口遇到了位摆地摊的二手书商贩。其人年纪不大,约在三十岁左右,戴着一副度数很高的眼镜,不修边幅,看着甚至觉得有点邋遢。他的摊位很固定,总是会摆在某红旗连锁超市门口人行道的大叶榕树下,摆摊的时间一般是从傍晚开始,至于几点收摊,未曾考究过。此人摆摊,从不招揽过往行人,只是蹲在树干下看书,若有人驻足停留翻看旧书,他也只是抬头看一眼,绝不多说一句。除非你看上了某本书,询问价钱,他才会与你搭白。 我第一次与此人的对话,应该是在那年夏天的某个傍晚,当时和同事W某一起路过。当时他还穿着SF快递的制服,路边停着一辆小电力三轮,除了地上铺开摆好了的旧书外,三轮车上还放了捆扎 …

>>阅读更多

那捆被卖掉的作业本

下午在纬八路博客看到一篇关于课本循环使用的文章,使我联想到了自己的学生时光,继而让我想到了那一捆被卖掉的小学作业本,以及那段往事。 不知道那捆被当作废纸卖掉的作业本现在被重复利用没有,是否被再造成了纸张,又销往了哪里。 小学毕业后的那个暑假里,周围的小伙伴都有了自己的四驱赛车,就是动画片《四驱兄弟》里的那种,很讨男孩子喜欢,甚至有的女孩子也会乐在其中。毕竟那是个没有智能手机的年代,网吧也还属于“三室一厅”之一,因为热播的四驱兄弟,我们对两节五号电池驱动的玩具四驱赛车可谓痴迷,每个人都渴望人手一辆,然后找一块水泥平地赛一把。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我也要有一辆四驱赛车的念头在心中播了种过后,便一 …

>>阅读更多

我不听

昨天,有人对我说,我需要改变自己的消费理念。正当我不得其解的时候,旁边的一人也随之附和,然后就开始了他们的所谓得道的消费理念的大讨论。我听了几分钟,主旨就是提前透支,也就是所谓的贷款,所购何物呢,也就是房与车。在展示了自己在投资方面有多么了不起后,转而告诉我,我很失败。 他们说的对,一个人对于如何消费有着自己的观念。既然消费观是自己的事,那他们为什么就如此轻易地来评判另一个人呢。莫非是自己在投资领域深陷其中而无法自拔,觉得不甘心所以想再拉一个人下水?还是说偶然得到了一点点成就,所以就标榜为成功人士在他们认为的失败者面前无尽吹嘘? 说实话我还是有点生气,生气的原因不是因为我相信了他们吹嘘的成功而 …

>>阅读更多

由一个地区的发展所联想到的时间与空间的关系

看过《星际穿越》的朋友都知道,这部科幻电影讲的是关于时间与空间的关系,虽然片中借科学家之口一本正经地讲述着相对论和虫洞理论,但它们仍不能解释为何人体的新陈代谢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那么时间与空间的关系,就因此显得荒谬了吗,我想并不是的。 古往今来,地球上的人类文明从产生到消亡,已是不计其数,这是纵观时间的视角。一个地方由聚落发展到乡镇,再成为大都市,这是展望空间的视角。那么同一时期的不同地方和同一地方的不同时期,它们的发展情况也一定是不同的。每个地区,都有属于它的时刻表,它们的发展速度是不同的。就像同一时期的上海滩和深圳小渔村,再到如今看来,他们或许相差无几,但在具体的时间以前,他们有着天壤 …

>>阅读更多

日本行

夏天的日本,没有春天樱花的明艳,也没有冬天白雪的静谧。但巧的是,正值暑假,也没有忙活的要紧事,一家人便有了出行的理由。盛夏的西太平洋,正是台风活动的季节。好在天公作美,在日本的短短五天里,在往返的途中都没有台风,我们的旅程便在这并不算太热甚至还有些秋意的夏日里开始了。 日本自明治维新以来,逐渐发展壮大。其社会发展程度位于世界前列,在科技、医学、文化等方面,日本有着很大的影响力。虽然历经二战,但日本经过社会转型,短短几十年间便又恢复元气,如今依然在许多领域拥有着话语权。 这次旅行,我们从关东坐新干线到关西,途径东京、京都和大阪三地。其实五天时间是远远不够的,一路走马观花下来,我喜欢东京式的繁华, …

>>阅读更多

那些年骑车去打麻将的日子

立秋后的天气,格外的热。所谓的秋老虎已经强势了许久,今天忽而没了烈日暴晒,成了阴天。虽然闷热依旧,但不像前段时间般晒得不敢出门。 午后骑上了我那久经沙场的山地车,先是去到一处修车摊,给略显蔫气的轮胎加了气。在骑车转悠的路途上,我想起了高中暑假的日子,曾经有一段时间,我们对闲暇时光的狂热从网络游戏转移到了麻将上来。每个午后,我都要顶着烈日骑着车,穿过高速路洞子,路过两旁的稻田,然后满头大汗地抵达战场与他们切磋砌砖技术。直到太阳下山,炎热退去,我们才撤出阵地去觅食,谓之“牌伙食”。那时候,大部分暑假的夜晚,我都是在夏夜的余热里,趁着骑车前进而从身旁划过的略微凉的风中,悠哉地回到家中。我忘了那时候暑 …

>>阅读更多

开罗行

六月的埃及,与同纬度的中国一样,正值初夏。然而对于地处北非撒哈拉沙漠边缘的首都开罗来说,却比川西坝子炎热了许多。 对于这个战乱后国家,干旱与荒漠是我见到它的第一印象。然而尼罗河自南而上,穿过干旱的大陆注入地中海,滋润了沿岸的大地。流经开罗城的尼罗河水波荡漾,沿岸树木郁郁葱葱,恍然间让人忘记了身处非洲大地,倒像是在华南某座沿江城市漫步一般。 (随处可见的凤凰木) (夕阳下的尼罗河) 既然到了开罗,就不得不前去参观古老的埃及金字塔。金字塔群位于开罗的西南侧,在行政上属于埃及的吉萨省,所以也叫吉萨金字塔群,共三座较大的,其中最大的叫胡夫金字塔,其次是卡夫拉金字塔,最小的叫孟卡拉金字塔。纵观埃及历史, …

>>阅读更多

向赛先生学习

赛先生何许人也,赛恩斯是也,音译自欧西人 Science 一词耳。 一百年前的今天,由于时任政府代表在巴黎和会上外交的失败,消息传回国内,引发了著名的五四运动。这次运动带来了许多新思潮,有两位先生自此开始出现在此后跌宕起伏的百年历史进程中,其中一位便是赛先生。 为什么要向赛先生学习,因为赛先生最为睿智和低调,而且总是那样从容儒雅,不急不躁。赛先生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他知晓宇宙万物的运行规律,他教化人类走出迷信,认识自然,改造世界,学会生活。赛先生心胸广阔,不分人种肤色,凡有心之人,通过刻苦努力,皆有收获。 在赛先生的帮助下,人类往往会因为自己的成就而变得骄傲自大,以至于忘乎所以,离经叛道。然而 …

>>阅读更多

没电的一天

今天早上起床过后打开手机,发现一直连不上 Wi-Fi,下意识地想会不会是停电了,随手开了下房间的灯,发现果不其然,确实是停电了。 本以为会是临时停电,谁曾料到,一直到晚上 22:07 才来电。所以这一天都是在没电的状态下度过的,因为没电,所以水也停了。还好燃气没停,不至于沦落到没法生火做饭的地步。 温饱能解决了,关键是今天的温度最高到了34摄氏度,烈日炎炎,下午这半天只顾着找荫凉地方钻。这次长时间的停电,供电所也没提前贴个告示,所以关于什么时候来电这个问题大家众说纷纭,有人说五点,有人说七点,也有人说十点。当然在经历了前两次失望的猜测结果后,即将对第三种猜测失望之时,来电了。 吃罢晚饭,在八点 …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