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归档:三棵树人

秋风萧瑟

禁足十七楼,三日未开窗,不见天日。忽闻窗外风声大作,拨帘探之,时至正午,厚云蔽天,未见阳光,乃觉已秋分又三日。思绪所致,故作此篇。 夏天过渡到秋天,其实很简单,只需三五个阴天,外加一两场绵密的秋雨,待雨停后,天不再放晴,说明夏天已经远去。在此过程中,伴随之的是月饼、柿子、石榴和丰收的稻子。今年夏天的尾巴终究是没有抓住,没有玩上水。 最近有很多思绪,但都是一念之间的想法,终没有去深究。诸如两种引号(“”和「」)的使用时机和用法、城市间的同质化增加了生活的便捷但抹杀了一个城市的灵魂、疫情到底还会持续多久或者是不是有人希望它能一直存在下去、时代的一粒微尘与个人命运的关系、千百年来十字军与星月军在中亚... >>阅读更多

洗了个冷水澡

热水器突然就坏了,今晚洗了个冷水澡。自来水的温度大概20度左右,天气也不是很热,刚开始洗还有点冷,适应了也就好了。 一直以来的习惯都是热水刷牙和洗澡,今天给整得打破了常规,洗完现在竟然还挺精神。 由此想到,竟然已经有很多年没有游过泳了。眼看这个夏天也即将过去,不知道有没有机会找个游泳池玩玩水。这两天虽然还是比较热的,但是和前几天比起来,有了明显的降温,果然一立了秋,气候瞬间就开始转变了。但愿接下来半个月这个气温再坚持坚持,让我抓一下今年夏天的尾巴,去玩个水。 最近心态比较悲观,一是因为疫情的原因导致工作上增加了极其多的限制,以至于影响到了生活。二是对于这层层添加的砝码,看不到头。全球范围内看,... >>阅读更多

我和奥运

因为疫情的影响,延期了一年的东京奥运会开幕了,看完开幕式,当运动员进场,背景音乐想起《波莱罗》的时候,有关奥运的回忆,也在我心头浮现出来。 我第一次知道奥运,是关于鸟巢的体育馆。那时候是小学二三年级,当时每周会发一份《少年百科知识报》,其中一期介绍了鸟巢,因为鸟巢的名字很特别,所以印象也很深刻。甚至那时候以为每个国家都会专门修一个叫鸟巢的运动馆来办奥运会。 后来大约是五六年级的时候,家里装了有线电视,告别了以前仅能搜索两个中央台和几个地方台的日子,我接收外界信息的途径也大打开来。这也为后来通过电视了解奥运打下了基础。安装有线电视具体是哪一年我已经不记得了,但我记得,那一年最火的剧是《大长今》。... >>阅读更多

大邑县的肥肠血旺

前两天和同学一起去了趟大邑县,专门去吃肥肠血旺。 肥肠血旺是大邑的一个特色,是肥肠和猪血一起煮的一道菜,或者是小吃,非常下饭。大邑卖肥肠血旺的店铺非常多,每个镇都有许多所谓的老字号,甚至还有老字号的分店。因此判断哪家最好吃的方法,还是实地看哪个店人最多,网上的攻略和推荐大多有广告的嫌疑。这次去的是新场镇,路边随意选了一家食客多的,味道挺好。 (肥肠血旺) (新场古镇) 新场镇按照现代打造古镇的模式在做旅游规划,但确实没有什么吸引人的旅游资源,所以吃完饭就撤了,去了附近一个更出名点的现代打造的古镇转悠,叫做安仁镇。 安仁古镇整体走的仿民国风建筑和文化元素,适合半日游,附近还有两个景点,一个是... >>阅读更多

去大理晒太阳

五月底有了三天的连假,没有丝毫犹豫,决定找个地方晒太阳。因为盆地连续的阴天,让人觉得异常压抑,就像是渴了想喝水,饿了想吃饭一样,自然地就想晒太阳了。起初是打算先去昆明,和同学一起开车去抚仙湖晒太阳,不料一查天气预报,澄江连续阴雨天,所以最后选址大理。 玩了三天,大理2000米的海拔让我明白了什么叫做紫外线的灼伤。太阳晒得很舒服,以至于回家后手臂、面部和手背开始了长达两周的脱皮和换皮过程,其画面不忍直视。 这次算是第二次到大理,上一次来还是高中毕业和同学跟着旅行团云南游路过大理,那时候对大理的印象就是苍山和洱海,很美,所以这次专门来好好看看。 出发前一晚的晚上十一点过,订好机票和民宿,相当于没睡... >>阅读更多

免疫孤岛

昨晚躺床上睡不着,想到这么一件事。如果说世上任何事都有两面性的话,那这件事也不会例外。 疫情之初到现在,我们控制得很好,如今基本上是稳住了。国外倒是反反复复,确诊人数从未中断。本曾寄希望于国外能够强制隔离,阻断传播链达到消灭疫情的设想也因为对自由无限热爱的他们付诸东流。群体免疫似乎是不能接受但也无法避免的最终结局了,或染病后痊愈,或接种疫苗产生抗体。 只是这疫苗的效果,真的如厂家说的那般有效吗?如果有效倒还好,如果没效,那对我们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试想,如果两三年后,国外的所有人都在这一波又一波反复的疫情中完成了免疫。那时候,对他们来说,这疫情就无所谓有无所谓无了,但是我们把自己保护得这么好... >>阅读更多

苏州游

出差到江南,在苏州游完了一番。正月末的江南已然沐浴在春风之中,是桃红柳绿的江南,是烟雨中的江南。 寒山寺 一首唐诗《枫桥夜泊》让人听到姑苏二字必联想到寒山寺,寒山寺并非在山上,而是建在京杭大运河旁。从古至今,有多少人慕名而来方才发现原来这里是没有山的呢? (枫桥胜迹牌坊,远处是寒山寺) (春风又绿江南岸,江村桥眺望京杭大运河旁道) (京杭大运河上的船) 虎丘 虎丘是一座山丘,形似虎,故得此名。虎丘位于苏州城西北,山顶有一座塔,年代久远,已经倾斜,目前出于保护的目的,已经在塔四周加了围栏,游客也只可远观了。 (虎丘剑池) (虎丘塔) (望苏台) 园林 逛了狮子林和拙政园,虽说拙政园是... >>阅读更多

山城再无棒棒

应该是从两年前开始,当洪崖洞在抖音以现实版千与千寻的形象火爆网络之后,重庆便成了新晋的网红城市。今年轻轨2号线佛图关段“开往春天的列车”又以翻版居庸关花海的形象吸引大量游客慕名前来打卡,我也没有例外,只是稍微来晚了一点,花开过了,花海已经长出绿叶了。 从佛图关站出来,山城不愧是山城,等待我的便是爬坡上坎的阶梯。与前些年来时不一样的是,这些交通站点口、阶梯旁已经看不到“棒棒”的踪影,甚至在我走完一万多步之后,也未见一个棒棒。似乎时代是真的变化了,棒棒消失了,记忆中的山城已经改头换面,交通便捷了,不再需要肩扛背驮的人力棒棒军了。 (记忆中的重庆) (朝天门码头) (朝天门,背后是来福士) 朝... >>阅读更多

樱桃花开

初五天气很好,出了太阳。于是前往松林镇赏早桃花,或许是情报出现差错,桃花一朵未开,樱桃花倒是已经开得异常繁茂。松林镇位于广汉市东面,处于龙泉山脉,属丘陵地形,乡民多种桃、李、柚、梨等水果。每年桃花开时,松林桃花节是一项很热闹的活动,也是乡民在种植之外创收的一段宝贵时期。 从虎形山脚通往滴水岩的山间公路中途,有个景点叫梨花沟,处于一个山凼里,种了很大一片梨树,梨花开时一片雪白,美不胜收。只是今次来时梨花也还未绽放,梨花沟一个橘园旁的樱花开得繁茂,在还未下树的橙色橘子的衬托下,显得分外雪白。 (梨花沟的樱桃花) 离开梨花沟继续往里走,在快到滴水岩红旗水库的一个山头,新开辟出一块空地,打造了一个叫... >>阅读更多

换个视角看文明

打开地图,忽略所有的国境线、省界和县界,只关注山脉和河流,只看地形。如此,可摒弃对民族、肤色的固有成见,可以换个角度来看地球上的文明。 地质和气候决定物产,也决定了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的体质和性格,也就决定了这个区域的文化,也就形成了一个文明。 雪域高原、云贵高原、珠江流域、长江流域、西域戈壁、蒙古高原、川西盆地、东南丘陵,都有属于自己的小文明,如今我们称之为地方特色。 东亚、南亚、东南亚、西亚、东欧、北欧、西非、北美、南美都有属于自己的特色,如今我们称之为文化。 除去以上无论是小的还是大的如今尚在的文明,还有一些早已不复存在的已知的或未知的文明,如两河流域、尼罗河流域、中美洲的文明。 文明的...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