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归档:三棵树人

用时间换空间

在电影《星际穿越》里,有一段相当科幻的情节,男主和女主驾着飞船去到一个引力超级大的星球上,因为多耽误了几个小时,当离开这个星球回到轨道舱的时候,等待他们的另一个宇航员已经头发花白,说自己已经等了三十多年了。电影里说,这就是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质量越大,引力就越大,时间在这里就越慢。在轨道舱等他们的宇航员就是在用空间换时间。 假设在同一空间里,在一定的时间维度里,会发生一些事情。为了减小事情在特定空间里的发生速度,只能选择将时间的维度延长。最近的一点思绪,在想我们正在做的事是不是一种用时间换空间。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便能理解了。如果不是呢,岂非真成了孤岛了? 禁足的最后一天,此感。 2022年11月... >>阅读更多

十月杂记

博客12周年 十月一日,是博客建站十二周年的日子,小站一路颠沛流离,如今逐渐安定下来,得以给所有的文字和思绪一个居所,同时也是激情和盼头的寄托之地。我知道贵在坚持的意义,坚持就是和自己较较真,在“自我”和“本我”的相互纠缠中竞争与进步。 几朵哲学的浪花 忘了是在哪里看过的一段视频,讲逻辑学和辩证法是矛盾的。第一次听到这样的概念,心里一震。仔细听下去,逻辑讲因和果,环环相扣,有始有终;辩证讲一分为二,凡事都能左右互看,自圆其说。如此说来,似乎真有那么点意思。好像历史上的哲学家,要么最后真的疯了,要么最后被世人当成了疯子,确实挺有意思。 秋去冬来的痕迹 稻谷秋收、柿子、秋雨后的降温,是季节转换... >>阅读更多

争取做个厨子

每个人在不同的时间和地点有不同的身份,比如,静默之下,我可能是个厨子。 厨子和厨师之间,还是有点差距,这点差距大概就是体现在对菜品“色、香、味”的掌握上。其实严格说起来,我可能连个厨子都算不上,最多叫做模仿。快两周了,我是如何挺过来的,我着实佩服自己。 那天晚上,有了风吹草动,我赶紧囤了20斤大米和5斤面粉。第二天一早还买了两斤新鲜牛腩,当天卤了一半,第二天用土豆烧了一半。到了后面几天,新鲜肉已经靠抢了,今天用京东到家买了一斤五花肉,但是是冰鲜的,不是鲜肉,看样子是储备库投放市场的。这几天火锅、炒菜、烧菜、卤菜都做过了,以我的厨艺储备,撑够两周时间已经到了极限。如果接下来还要继续,那只能是无... >>阅读更多

高温和停电

近两周,盆地的气温一直居高不下,每天室外的最高温度都能达到40度以上。如果白天不开空调,真的没有办法待下去,除非去山里避暑。 (室外温度计记录的近一周气温) 伴随着高温的,是盆地用电量大增,省里已经提出了让电于民的口号。意味着许多工厂企业开始拉闸限电,但与此同时,还是有很多地方的民用电出现缺口而开始轮流停电。 经常性的停电,让我想起了小学的那个夏天,大概是零几年的样子,具体哪一年已经记不清了。那个夏天,反反复复地停电,而且一停就是好几天,好在那个时候对网络和电子产品没有需求,除了不能吹电风扇外,气温也不算太高,也能找到纳凉的地方。后来16年的时候,有一次搭顺风车,司机说自己是电力行业的,他来... >>阅读更多

月季花开

去年春天,在菜市场的花摊买了月季种在阳台,因为时常出差缺少照看,长势一直不太好。去年的夏天甚至发生了因为太热浇水不及时导致叶子全掉了的情况。年后重新发了芽,又出了红蜘蛛的虫病和白粉病,用了药过后总算拯救了回来。 今年在网上学了些修枝的技巧,用了肥料,长势总算恢复了正常,现如今开了花,觉得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 (月季开花了) 阳台砌了个槽,水分的涵养能力比盆栽要强一些,每次出差我都会把水浇透,因此即便在夏季,也能保证半个月不浇水也不至于干到月季掉叶子。接下来可能会考虑定时浇水的机器,那样效果可能更好。 同时还栽了一株茉莉,茉莉真是那种太阳越晒长得越好的植物。月季的甜香加上茉莉的清香,在早上甚... >>阅读更多

素质是个好东西

今天中午,有个老年人说我作为年轻人没有素质。 素质是什么东西,从世俗道德的层面看,无非就是“忠孝仁爱,信义和平”这一类的品质。所以对于素质,我是知道的。 事情的起因,是在电梯里,有老两口以及他们的女儿和孙子,老头和老太婆一直在训他们的孙子,大概的意思是快12点了,还没吃饭,也快赶不上车了。训话的声音很大,是吼出来的那种音量。狭小的电梯里,除了他们家四口,还有我和另一位与他们不相识的老年人。别人的家事,我管不着,但电梯作为公共空间,理应保持应有的秩序,即是安静,如若做不到安静,在这炎热的夏季,至少也应小声交流,否则就惹人心烦。况且,大声训话还不戴口罩,在昨天才有了本土新冠病例的城市,就显得更不得... >>阅读更多

我要找回童真

曾几何时,人们讲话是诚诚恳恳,0就是0,1就是1,鲜有0点几这样的模棱两可。不论五一节还是国庆节,都是实打实的五天假,要是遇上周末,便是七天假。中秋节就是中秋节,端午节就是端午节,没有调休,也没有知识分子发明的新词语和套路。那时候,通讯不太发达,人们却说到做到,约定好的东西就不会再变。 后来,多了许多“原则上”的说法,其实原则就是原则,当“原则上”替代“原则”,许多事情就不一样了。 人的学习能力是强大的,江湖也是一个大染缸,我们在学习的时候,并不知其好或坏。我们学这句话,学那句话,学别人讲套话,学别人闭口不言,学别人穿衣,学别人喝饮料,学别人像成熟者一样表演。如果只是表演,倒没有什么,只是演久... >>阅读更多

我失去了童真

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过独自发呆可以傻傻笑个不停了。好像,再也没办法拥有那样的童真了。 再也不能不顾一切去追求,再也不能无所顾忌去说、去想、去做。 感觉自己已经被年纪,被时代,被工作裹挟,我好像失去了自我,许多的想法和话语只能抑制在心里,无从表达。 我,好像失去了童真。 我希望,保持好奇,保持童真。 ... >>阅读更多

所有图书22元一斤

下午路过广场,看到临时书摊,种类不多,只有三个货架,从儿童读物到畅销文学都有。明眼一看就是促销活动,驻足停留,挑得一本九州出版社的《尼采生存哲学》。 定价49.8元,我找老板结账,她让我放在电子秤上,告诉我19元。原来所有图书论斤卖,通通22元一斤,还好这本书够轻便,不砸秤。 还好只是书本论斤卖,知识若是也论斤卖,该有多悲惨?所以,知识论斤卖了吗?好像没有,又好像有。 未曾读过尼采的著作,但不影响我听说过这个人。最著名的,便是那句——更高级的人独处着,这并不是因为他想孤独,而是因为在他的周围找不到他的同类。 第一次听到这句话,是在电视剧《天道》里,所以今天路过书摊,便挑中了这本书,我想看看尼采... >>阅读更多

今年会好吗

开年才没多久,2022年就快过完六分之一了。不禁发出内心的疑问,今年会好吗?我想答案是不会了,历史的进程就像一艘巨轮,要想改变航向很难,一旦开始转舵,要想回到原来的航向,也会很难。 这两年来,各种离奇古怪的事情变得稀松平常。人们开始麻木和漠不关心,满腔的激情逐渐消退,热情和耐心也逐渐被耗干。理性和保守被激进所取代,客观规律在人的主观能动性面前荡然无存。 和平与发展的主旋律,在军国主义和帝国主义的花言巧语中逐渐撕裂。事物正在发生变化,决定上层建筑的客观基础正在不断代谢,量变正在不断积累。粮食和能源的话题逐渐走向前台,开始影响地球上每一个生物的日常生活。 2021年或许是过去三年里最差的一年,但可...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