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拿来主义”的思考

中学时代,学过鲁迅先生的一篇文章《拿来主义》,也是多年以后,才明白“拿来”一词的分量。 但我们被“送来”的东西吓怕了。先有英国的鸦片,德国的废枪炮,后有法国的香粉,美国的电影,日本的印着“完全国货”的各种小东西。于是连清醒的青年们,也对于洋货发生了恐怖。其实,这正是因为那是“送来”的,而不是“拿来”的缘故。 所以我们要运用脑髓,放出眼光,自己来拿! ——《拿来主义》 我所理解的拿来主义,其实就是自力更生,外加主动争取。我想能拥有这一点精神,在当今这个时代,算是难能可贵的了。 如今,无论是现实生活中,或是在网络上,到处充斥着营销广告以及强制推送的我们并不感兴趣的资讯。走在路上,有各种条幅、横幅以 …

>>阅读更多

雨夜遐想

此刻的我躺在家里的床上,窗外是屋檐的雨滴在地上的声音,催人入睡。 这使我想起了高中那会儿深夜窝在床上玩手机写日志的情景。使我想起了小时候的夏天,下着暴雨的夜晚,我窝在床上,痛惜着白天被扔掉的沙发,害怕一场夜雨过后,沙发湿透不能再用了的情景。而现在,过去的这些情景仅存在我的记忆里,只是今夜忽然又联想了起来。 想起来,有多久没放过风筝了?小时候跟着爷爷学会了做简易风筝,和儿时的玩伴在田野里穿梭追逐,放风筝的季节,应该是在油菜没长那么高的那段时间,还是在花谢挂果的那段时间,我早已记不清了。 之所以想到风筝,是因为下午回家的时候在路上看到了有人在放风筝。每到放风筝的季节,河边都会有商贩卖各种样式和图案 …

>>阅读更多

二月初一随笔

今天是二月初一,正月已经过去了。昨天惊蛰,下午下起了雨。 等春天来了,天就会放晴。春天来了,一切都会变好的。 前几天回家,田野里的油菜花已经开繁了,上次看到刚绽放一两朵,油菜也才齐腰而已,一个月不到已快长到一人高。天暖了,植物欢喜了。腊梅树上还剩了两三朵残花,坚持到现在依旧在绽放,不容易。 自然的万物都有规律可循,而人世间的事因多了几分主观能动性,反而变得不确定了。 除非注明,三棵树阁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sksren.com/archives/731.html

思维碎片化让我很是困扰

怎么说呢,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高中毕业后就没再写过作文,影响了自己思维的发散。或是因为后来140字限制的碎片化阅读过多,即便有很多话想说,也会潜意识地将字数尽量压缩,从而导致了自己现在有想法而无法去完整表达。 仔细想想,归根结底还是受到了碎片化阅读的影响,而且这种影响是负面的。我们总是渴望在最短的时间里,用最简短的一句话去表达一个自己的观点;或是希望通过简短的文字,便能理解对方的意图。事实上,如此打总结的文字描述,并没有问题,但其需要表达者与理解者都需要具有相应的信息基础,否则如此一段文字便只会成为“看起来有点道理”的说教或鸡汤。 我不玩微博很久了,大概是因为当初觉得微博越来越没意思,整日推送的 …

>>阅读更多

关于信任的一些思考

世上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凡默契者,皆有信任作为基础。但刚认识的两个陌生人之间,要相互建立并获得对方认可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信任的建立,需要一个过程,而这个过程又是相对漫长的。 建立信任需要一个过程,我想这是没有争议的,只是这个过程的长短便要因人而异了。若有人在认识前,便已有耳闻且印象不差,相识后便能很快消除心中顾虑,接纳对方,给与信任。若有人在接触前,便已有耳闻且印象不好,那么相交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会报有戒备之心,难以完全消除顾虑。以上两种情况,在逻辑上都能讲通,说法也并无不妥,并且生活中也有许多人和事来印证。然而这两种情况,都有先入为主的主观意识在其中,例如有一人甲某,众人都言其厚道可靠, …

>>阅读更多

去云南晒晒太阳

秋天似乎是不辞而别,只经过几个夜雨,转眼冬天已然来到,冷空气南下温度也在骤降。 想着云南热和,并且也不算太远,所以这个月6~8号,和爷爷奶奶还有小姑一起,去云南玩了三天。出发的前一晚,又下了会儿小雨,所以6号一早起来觉得更凉了。好在到了昆明,便是大太阳。虽然已经秋末了,但云贵高原的太阳,晒在脸上还觉得有点烫,到了遮荫的地方吧,又觉得凉飕飕的。 上一次来昆明,是高中毕业后和另外两个小伙伴一起的,那次还去了大理和丽江。回去的时候,还在成昆线的火车上写了篇游记。这次来玩,便只在昆明周边转转,主要是晒晒太阳。因为提前在神州租车上租了车,所以从机场出来后,便坐接送车去取了车,也由此开启了三天愉快的旅程。 …

>>阅读更多

《谈读书》

谈读书 [英]  弗朗西斯·培根  1597年 王佐良 译 读书足以怡情,足以博彩,足以长才。其怡情也,最见于独处幽居之时;其博彩也,最见于高谈阔论之中;其长才也,最见于处世判事之际。练达之士虽能分别处理细事或一一判别枝节,然纵观统筹、全局策划,则舍好学深思者莫属。 读书费时过多易惰,文采藻饰太盛则矫,全凭条文断事乃学究故态。读书补天然之不足,经验又补读书之不足,盖天生才干犹如自然花草,读书然后知如何修剪移接;而书中所示,如不以经验范之,则又大而无当。 有一技之长鄙读书,无知者慕读书,唯明智之士用读书,然读书并不以用处告人,用书之智不在书中,而在书外,全凭观察得之。读书时不可存心诘难作者,不可 …

>>阅读更多

杭州半日游

昨天在杭州待了大半天,原本计划早点起来去西湖转转。结果早上贪睡,都九点过了才起床,于是吃过早饭便出发了。杭州的天气真好,从起床拉开窗帘那一刻起,心情也随着阳光一般明媚了。 因为是步行,所以这半天时间走的地方也不多,权当是趁着明媚阳光散散步罢了。先是到了南宋御街,御街路面是由石砖铺砌而成,路两边有石砌水沟,两旁种有植被,以梧桐树居多,再外面便是建筑,有小区也有商铺。时近中午,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在地砖上、墙上,斑驳的树影太美了。后来了解了下,御街是南宋都城临安的一条主要街道,不知今时的这条小道是否就是当年那条御街。 (南宋御街) 顺着御街往南走便到了河坊街,这是一条步行街,大致呈东西分布。河坊街 …

>>阅读更多

月是故乡圆

昨晚夜班,凌晨一点过下班后,本想连夜赶回家,无奈实在太晚了怕回家吵醒家人,于是就睡了一觉今早出发回家。 由于是国庆假期第一天,虽然七点半出发,绕城还是有些拥堵了,平时一个小时的车程,硬是走了将近两个小时。国庆休息两天,回家玩玩,陪陪家人见见朋友,就不出去挤热闹了。早上有点毛毛雨,出门过后才想起身上只有几块钱现金,一路上还在纠结高速过路费能不能用支付宝,哪料到取卡的时候工作人员说今天国庆高速不收费,真是白操心了十多分钟。到了应该九点半了,和朋友一起吃了碗面然后各自回家了。 中午在家吃饭,母亲做了辣椒烧兔丁和酸萝卜鸭汤,和父亲小酌了两杯,饭菜还是家里的香。 晚上赴约,和总角之交吃火锅,我俩从小在一 …

>>阅读更多

往事并不如烟

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凉风冬有雪 若无闲事挂心头 便是人间好时节 ——宋 无门慧开禅师 Web2.0 过去了,我很怀念它。 前两天在外面吃宵夜,因为裤兜很浅,手机好几次裤兜掉出来摔在地上。都是昨晚了,才看到屏幕摔出了个裂口,倒也不影响使用。今天的我们,生活在离不开手机和网络的时代,通讯技术无比发达,让一切都变得快而近。有了视频聊天,我们不再见面了;有了微信语音,我们不再打电话了;有了即时聊天,我们不再写信了;有了朋友圈,我们不再冲洗相片了。 其实,我就是怀念那个骑着车去小伙伴家门口喊他名字把他叫出来玩的日子了。 工作后,日子就这么每天地重复也两年有余了。偶尔也会有想写下日志记录生活的想法,但都不 …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