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旅途

大邑县的肥肠血旺

前两天和同学一起去了趟大邑县,专门去吃肥肠血旺。 肥肠血旺是大邑的一个特色,是肥肠和猪血一起煮的一道菜,或者是小吃,非常下饭。大邑卖肥肠血旺的店铺非常多,每个镇都有许多所谓的老字号,甚至还有老字号的分店。因此判断哪家最好吃的方法,还是实地看哪个店人最多,网上的攻略和推荐大多有广告的嫌疑。这次去的是新场镇,路边随意选了一家食客多的,味道挺好。 (肥肠血旺) (新场古镇) 新场镇按照现代打造古镇的模式在做旅游规划,但确实没有什么吸引人的旅游资源,所以吃完饭就撤了,去了附近一个更出名点的现代打造的古镇转悠,叫做安仁镇。 安仁古镇整体走的仿民国风建筑和文化元素,适合半日游,附近还有两个景点,一个是... >>阅读更多

去大理晒太阳

五月底有了三天的连假,没有丝毫犹豫,决定找个地方晒太阳。因为盆地连续的阴天,让人觉得异常压抑,就像是渴了想喝水,饿了想吃饭一样,自然地就想晒太阳了。起初是打算先去昆明,和同学一起开车去抚仙湖晒太阳,不料一查天气预报,澄江连续阴雨天,所以最后选址大理。 玩了三天,大理2000米的海拔让我明白了什么叫做紫外线的灼伤。太阳晒得很舒服,以至于回家后手臂、面部和手背开始了长达两周的脱皮和换皮过程,其画面不忍直视。 这次算是第二次到大理,上一次来还是高中毕业和同学跟着旅行团云南游路过大理,那时候对大理的印象就是苍山和洱海,很美,所以这次专门来好好看看。 出发前一晚的晚上十一点过,订好机票和民宿,相当于没睡... >>阅读更多

苏州游

出差到江南,在苏州游完了一番。正月末的江南已然沐浴在春风之中,是桃红柳绿的江南,是烟雨中的江南。 寒山寺 一首唐诗《枫桥夜泊》让人听到姑苏二字必联想到寒山寺,寒山寺并非在山上,而是建在京杭大运河旁。从古至今,有多少人慕名而来方才发现原来这里是没有山的呢? (枫桥胜迹牌坊,远处是寒山寺) (春风又绿江南岸,江村桥眺望京杭大运河旁道) (京杭大运河上的船) 虎丘 虎丘是一座山丘,形似虎,故得此名。虎丘位于苏州城西北,山顶有一座塔,年代久远,已经倾斜,目前出于保护的目的,已经在塔四周加了围栏,游客也只可远观了。 (虎丘剑池) (虎丘塔) (望苏台) 园林 逛了狮子林和拙政园,虽说拙政园是... >>阅读更多

山城再无棒棒

应该是从两年前开始,当洪崖洞在抖音以现实版千与千寻的形象火爆网络之后,重庆便成了新晋的网红城市。今年轻轨2号线佛图关段“开往春天的列车”又以翻版居庸关花海的形象吸引大量游客慕名前来打卡,我也没有例外,只是稍微来晚了一点,花开过了,花海已经长出绿叶了。 从佛图关站出来,山城不愧是山城,等待我的便是爬坡上坎的阶梯。与前些年来时不一样的是,这些交通站点口、阶梯旁已经看不到“棒棒”的踪影,甚至在我走完一万多步之后,也未见一个棒棒。似乎时代是真的变化了,棒棒消失了,记忆中的山城已经改头换面,交通便捷了,不再需要肩扛背驮的人力棒棒军了。 (记忆中的重庆) (朝天门码头) (朝天门,背后是来福士) 朝... >>阅读更多

樱桃花开

初五天气很好,出了太阳。于是前往松林镇赏早桃花,或许是情报出现差错,桃花一朵未开,樱桃花倒是已经开得异常繁茂。松林镇位于广汉市东面,处于龙泉山脉,属丘陵地形,乡民多种桃、李、柚、梨等水果。每年桃花开时,松林桃花节是一项很热闹的活动,也是乡民在种植之外创收的一段宝贵时期。 从虎形山脚通往滴水岩的山间公路中途,有个景点叫梨花沟,处于一个山凼里,种了很大一片梨树,梨花开时一片雪白,美不胜收。只是今次来时梨花也还未绽放,梨花沟一个橘园旁的樱花开得繁茂,在还未下树的橙色橘子的衬托下,显得分外雪白。 (梨花沟的樱桃花) 离开梨花沟继续往里走,在快到滴水岩红旗水库的一个山头,新开辟出一块空地,打造了一个叫... >>阅读更多

三星堆博物馆游记

四川县市游记计划的开篇献给我的家乡——四川省广汉市。 广汉有“蜀省之要衢,通京之孔道”之称,此说体现了广汉在四川的地理位置和地缘格局。广汉的名片有很多,其中之一就是在境内发掘出土的三星堆遗址,其所代表的石器和青铜文明是四川地区已知最早的古代文明。 在三星堆遗址的东北方向,就是三星堆博物馆的所在地,两地车程仅5分钟,沿乡间道路步行半小时就到。上学时经常和同学骑着自行车到处转悠,也曾到过三星堆遗址,透过遗址上的钢化玻璃,能够看到半嵌在泥土里尚未出土的残次青铜器。只是随着上个月三星堆自发现以来时隔34年的考古发掘重启,三星堆遗址已经围起来不再对外开放了。 (三星堆博物馆) (三星堆遗址,因为考古... >>阅读更多

四川县市游记计划

在去年底打总结的时候,我萌生了一个想法,就是在十年内走遍四川的所有县市。不曾想,今年年初爆发了新冠疫情,转眼现已是十月,这一年又快要过完了,这个计划竟还未付诸实践,实属遗憾。 正所谓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我决定将这个想法转变为计划,虽然这一年的开始有些困难,但我寄希望接下来的日子会变得好起来。虽然开始的时间晚了一点,但终究还是在二十一世纪二〇年代的头一年开始了。 四川的地理范围比较大,无论从人文历史还是自然风光上来讲,都有许多值得去探访的地方。不知道十年的时间够不够,如果不够,到时候再延长些。四川的概念在不同时期也不一样,现在多指四川省,再往前推一点,还包括现在的重庆市,要是再往前推,却不包括... >>阅读更多

骊山月

入伏过后,就是最热的时候了。艰难的时期还没有过去,但禁足已久的人们还是迈出了探索的步伐。 机缘巧合之下,与朋友相会在西安,趁着休息出门溜达了一天。那天烈日当头,室外行走的每一步都是对阳光的挚爱和追求光明的勇气。 以前游西安城,都是在晚上,这次是在白天。从安定门进了城墙,钟楼围起来了在修缮,鼓楼是对外开放的,只是买门票需要身份证和健康码。白天的回民街和钟鼓楼与夜晚无异,只是少了几分灯光点缀的光彩和建筑物的层次感。 (西安城墙安定门) (围起来的钟楼) (通往鼓楼的广场) (鼓楼上标有节气的鼓) (鼓楼外面是回民街) 晚间奔向了临潼,只为一览骊山下华清池畔的舞台剧——千古情系列的《长恨歌... >>阅读更多

日本行

夏天的日本,没有春天樱花的明艳,也没有冬天白雪的静谧。但巧的是,正值暑假,也没有忙活的要紧事,一家人便有了出行的理由。盛夏的西太平洋,正是台风活动的季节。好在天公作美,在日本的短短五天里,在往返的途中都没有台风,我们的旅程便在这并不算太热甚至还有些秋意的夏日里开始了。 日本自明治维新以来,逐渐发展壮大。其社会发展程度位于世界前列,在科技、医学、文化等方面,日本有着很大的影响力。虽然历经二战,但日本经过社会转型,短短几十年间便又恢复元气,如今依然在许多领域拥有着话语权。 (晴空塔) (《菊次郎的夏天》里的雷门) ... >>阅读更多

开罗行

六月的埃及,与同纬度的中国一样,正值初夏。然而对于地处北非撒哈拉沙漠边缘的首都开罗来说,却比川西坝子炎热了许多。 对于这个战乱后国家,干旱与荒漠是我见到它的第一印象。然而尼罗河自南而上,穿过干旱的大陆注入地中海,滋润了沿岸的大地。流经开罗城的尼罗河水波荡漾,沿岸树木郁郁葱葱,恍然间让人忘记了身处非洲大地,倒像是在华南某座沿江城市漫步一般。 (随处可见的凤凰木) (夕阳下的尼罗河) 既然到了开罗,就不得不前去参观古老的埃及金字塔。金字塔群位于开罗的西南侧,在行政上属于埃及的吉萨省,所以也叫吉萨金字塔群,共三座较大的,其中最大的叫胡夫金字塔,其次是卡夫拉金字塔,最小的叫孟卡...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