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归档

日本行

夏天的日本,没有春天樱花的明艳,也没有冬天白雪的静谧。但巧的是,正值暑假,也没有忙活的要紧事,一家人便有了出行的理由。盛夏的西太平洋,正是台风活动的季节。好在天公作美,在日本的短短五天里,在往返的途中都没有台风,我们的旅程便在这并不算太热甚至还有些秋意的夏日里开始了。 日本自明治维新以来,逐渐发展壮大。其社会发展程度位于世界前列,在科技、医学、文化等方面,日本有着很大的影响力。虽然历经二战,但日本经过社会转型,短短几十年间便又恢复元气,如今依然在许多领域拥有着话语权。 这次旅行,我们从关东坐新干线到关西,途径东京、京都和大阪三地。其实五天时间是远远不够的,一路走马观花下来,我喜欢东京式的繁华, …

>>阅读更多

开罗行

六月的埃及,与同纬度的中国一样,正值初夏。然而对于地处北非撒哈拉沙漠边缘的首都开罗来说,却比川西坝子炎热了许多。 对于这个战乱后国家,干旱与荒漠是我见到它的第一印象。然而尼罗河自南而上,穿过干旱的大陆注入地中海,滋润了沿岸的大地。流经开罗城的尼罗河水波荡漾,沿岸树木郁郁葱葱,恍然间让人忘记了身处非洲大地,倒像是在华南某座沿江城市漫步一般。 (随处可见的凤凰木) (夕阳下的尼罗河) 既然到了开罗,就不得不前去参观古老的埃及金字塔。金字塔群位于开罗的西南侧,在行政上属于埃及的吉萨省,所以也叫吉萨金字塔群,共三座较大的,其中最大的叫胡夫金字塔,其次是卡夫拉金字塔,最小的叫孟卡拉金字塔。纵观埃及历史, …

>>阅读更多

去云南晒晒太阳

秋天似乎是不辞而别,只经过几个夜雨,转眼冬天已然来到,冷空气南下温度也在骤降。 想着云南热和,并且也不算太远,所以这个月6~8号,和爷爷奶奶还有小姑一起,去云南玩了三天。出发的前一晚,又下了会儿小雨,所以6号一早起来觉得更凉了。好在到了昆明,便是大太阳。虽然已经秋末了,但云贵高原的太阳,晒在脸上还觉得有点烫,到了遮荫的地方吧,又觉得凉飕飕的。 上一次来昆明,是高中毕业后和另外两个小伙伴一起的,那次还去了大理和丽江。回去的时候,还在成昆线的火车上写了篇游记。这次来玩,便只在昆明周边转转,主要是晒晒太阳。因为提前在神州租车上租了车,所以从机场出来后,便坐接送车去取了车,也由此开启了三天愉快的旅程。 …

>>阅读更多

杭州半日游

昨天在杭州待了大半天,原本计划早点起来去西湖转转。结果早上贪睡,都九点过了才起床,于是吃过早饭便出发了。杭州的天气真好,从起床拉开窗帘那一刻起,心情也随着阳光一般明媚了。 因为是步行,所以这半天时间走的地方也不多,权当是趁着明媚阳光散散步罢了。先是到了南宋御街,御街路面是由石砖铺砌而成,路两边有石砌水沟,两旁种有植被,以梧桐树居多,再外面便是建筑,有小区也有商铺。时近中午,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在地砖上、墙上,斑驳的树影太美了。后来了解了下,御街是南宋都城临安的一条主要街道,不知今时的这条小道是否就是当年那条御街。 (南宋御街) 顺着御街往南走便到了河坊街,这是一条步行街,大致呈东西分布。河坊街 …

>>阅读更多

文昌随笔

这个月初在三亚待了两天,其中有一天休息的时间,便提前定了往返于三亚和文昌的动车票,6号这天起了个早,收拾了一下出发探索文昌了。 在我印象中第一次听说文昌这个地方,应该是上高中那会儿,看新闻说要在文昌这个地方建立航天发射场。后来又听人说过文昌这个地方的南洋老街和东郊椰林,所以虽然此前没有去过文昌,但对这个地方也并不算太陌生。 到了文昌后发现文昌城并不大,也许正值夏天,亦或许是这本就是个安静的小县城,路上的行人并不多,城区的街道也略显残破,但与此同时也让人感受到了它浓厚的历史气息。 出了文昌站后,我便打了车直奔文昌老街,这是我的首要目的地。在车上我问了司机此地去文昌卫星发射场远不远,司机说距离不远 …

>>阅读更多

岭南行

这个月5号的考试结束后,阶段性的培训算告一段落。因此可以休息一段时间,再因之前与朋友相约,便有了岭南之行的计划。 此附3月14日晨起后思绪所至,所作拙诗一首: 想去广州找老表 坐火车 东出盆地 过武陵山 雪峰山 到了郴州就折而向南 穿过南岭隧道 便是岭南 我要在韶关稍作停留 我要听刘欢的弯弯的月亮 我要和老表拥抱 我还要和老表在广州火车站合影 因为春光短暂 这一切都需要点仪式感 此处的老表,是四川方言,指关系很好的朋友。拙诗中的老表便是指我大学毕业后便各奔东西,未曾谋面的昔日旧友。 还记得上一次去广东,是08年汶川地震后不久,学校休课放假,便去了韶关投靠在外务工的亲戚避震。至今已经九年过去了, …

>>阅读更多

亲历什邡山洪记

昨天下午和同学打完小牌,就坐叔叔车去什邡了。父亲已经先到了,订好了住处。从广汉走北京大道,一个多小时,就进入什邡山区。过了蓥华直入石门洞,快天黑的时候终于到了。 在农家乐的山沟旁边烤了一只鸡和一只兔子,晚上十多个人就围坐一起,享受着山涧的凉意,打算度过炎热的周末。吃完饭没多久,山顶上就黑压压的,风也越来越大,真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不一会儿,就出现了闪电,开始打雷下暴雨了。一行人有的睡觉去了,有的伴随着雷声雨声还在灯光下打牌,玩得甚是开心,打牌的人一直到第二天三点钟才收拾。 第二天早上一起床,觉得雨还没停,外面哗啦啦的。出门一看,才发现雨早就停了,哗啦啦的原来是山涧和山谷里的水声。盘上 …

>>阅读更多

春城的夏天开着春天的花

坐在回家的火车上,在这个夜里。我追溯这次旅途,回忆沿途的风光美景、人文风情。亦以此,作为一篇游记。 列车正在成昆线上奔驰,一路向北。前几日,我们也曾一路向北,由昆明至大理,再到丽江。身边的人由汉族到白族,再到纳西族。滇西独特的少数民族文化无时无刻不在感染着我们,身临其中,才能体味中国文化的多元和民族共同繁荣的精彩。 时隔十六载,我又来到昆明。上次来春城,只有三岁,当年的记忆已几乎磨尽,唯能使我记起的,就只有家中的那张老照片。那是在海埂公园的一张留影,这次再到海埂,看了滇池,望了西山,竭力地寻找了儿时的记忆。 进入大理城的时候,导游给我们指了处山谷,清晨的山谷还笼罩着雾,然而当年的蒙古铁骑正是从 …

>>阅读更多

峨眉游归来

前段时间补课完毕,留下了距开学有五天的空闲时间,于是乎,就沿成乐高速直下,先到了郭沫若的故居沙湾,然后就去了峨眉山。 第一天到沙湾,吃了几碗当地的特色汤锅牛肉。这也不算什么汤锅,应该叫白水煮牛肉合适,搭配点芹菜和香菜,沾点碟子,味道还是很不错的! 夜晚在大渡河边的沫若广场游玩喝茶,我觉得那边的小食都偏向酸味,刚开始倒不是很习惯,好吃嘴多吃几次还是就接受了,哈哈。 第二天上午启程离开沙湾来到了峨眉山脚,进了报国寺。随后吃了午饭,便驱车上山,直达雷洞坪停车场,然后就是徒步登梯向金顶前进。终于在太阳落山的时候我们到达了金顶! 虽然还是夏天,但山顶的温度是变化多端的。山顶的温度足使人穿上了羽绒服和军大 …

>>阅读更多

国殇墓园记

两旁是苍翠的松柏,四季常绿。 很多人都知道人民解放军改编的志愿军,但鲜为人知的是,国民革命军改编了一支远征军。 抗战时期,中国的东南沿海已被日军控制,国际救济物资无法运进国内,于是国民政府在中缅边境开辟了一条生命线,有缅甸的仰光港输进云南。日本人发现这条生命线之后,出兵占领了缅甸,同时也向云南大举进攻。为了保证生命线的继续运作,远征军挺身而出,远战缅甸,同日军浴血奋战,留下了抗战史上光辉的一页。 云南腾冲,是一个西南边陲的要地。半个世纪前保家卫国的远征军如今已只剩下耄耋老者了,而牺牲的烈士则常留在了此地——国殇墓园。 这不是墓园,这是一座山,青山埋忠骨! 踏进园门,映入眼帘的是高挺而葱郁的松柏 …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