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归档

日本行

夏天的日本,没有春天樱花的明艳,也没有冬天白雪的静谧。但巧的是,正值暑假,也没有忙活的要紧事,一家人便有了出行的理由。盛夏的西太平洋,正是台风活动的季节。好在天公作美,在日本的短短五天里,在往返的途中都没有台风,我们的旅程便在这并不算太热甚至还有些秋意的夏日里开始了。 日本自明治维新以来,逐渐发展壮大。其社会发展程度位于世界前列,在科技、医学、文化等方面,日本有着很大的影响力。虽然历经二战,但日本经过社会转型,短短几十年间便又恢复元气,如今依然在许多领域拥有着话语权。 这次旅行,我们从关东坐新干线到关西,途径东京、京都和大阪三地。其实五天时间是远远不够的,一路走马观花下来,我喜欢东京式的繁华, …

>>阅读更多

那些年骑车去打麻将的日子

立秋后的天气,格外的热。所谓的秋老虎已经强势了许久,今天忽而没了烈日暴晒,成了阴天。虽然闷热依旧,但不像前段时间般晒得不敢出门。 午后骑上了我那久经沙场的山地车,先是去到一处修车摊,给略显蔫气的轮胎加了气。在骑车转悠的路途上,我想起了高中暑假的日子,曾经有一段时间,我们对闲暇时光的狂热从网络游戏转移到了麻将上来。每个午后,我都要顶着烈日骑着车,穿过高速路洞子,路过两旁的稻田,然后满头大汗地抵达战场与他们切磋砌砖技术。直到太阳下山,炎热退去,我们才撤出阵地去觅食,谓之“牌伙食”。那时候,大部分暑假的夜晚,我都是在夏夜的余热里,趁着骑车前进而从身旁划过的略微凉的风中,悠哉地回到家中。我忘了那时候暑 …

>>阅读更多

开罗行

六月的埃及,与同纬度的中国一样,正值初夏。然而对于地处北非撒哈拉沙漠边缘的首都开罗来说,却比川西坝子炎热了许多。 对于这个战乱后国家,干旱与荒漠是我见到它的第一印象。然而尼罗河自南而上,穿过干旱的大陆注入地中海,滋润了沿岸的大地。流经开罗城的尼罗河水波荡漾,沿岸树木郁郁葱葱,恍然间让人忘记了身处非洲大地,倒像是在华南某座沿江城市漫步一般。 (随处可见的凤凰木) (夕阳下的尼罗河) 既然到了开罗,就不得不前去参观古老的埃及金字塔。金字塔群位于开罗的西南侧,在行政上属于埃及的吉萨省,所以也叫吉萨金字塔群,共三座较大的,其中最大的叫胡夫金字塔,其次是卡夫拉金字塔,最小的叫孟卡拉金字塔。纵观埃及历史, …

>>阅读更多

向赛先生学习

赛先生何许人也,赛恩斯是也,音译自欧西人 Science 一词耳。 一百年前的今天,由于时任政府代表在巴黎和会上外交的失败,消息传回国内,引发了著名的五四运动。这次运动带来了许多新思潮,有两位先生自此开始出现在此后跌宕起伏的百年历史进程中,其中一位便是赛先生。 为什么要向赛先生学习,因为赛先生最为睿智和低调,而且总是那样从容儒雅,不急不躁。赛先生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他知晓宇宙万物的运行规律,他教化人类走出迷信,认识自然,改造世界,学会生活。赛先生心胸广阔,不分人种肤色,凡有心之人,通过刻苦努力,皆有收获。 在赛先生的帮助下,人类往往会因为自己的成就而变得骄傲自大,以至于忘乎所以,离经叛道。然而 …

>>阅读更多

没电的一天

今天早上起床过后打开手机,发现一直连不上 Wi-Fi,下意识地想会不会是停电了,随手开了下房间的灯,发现果不其然,确实是停电了。 本以为会是临时停电,谁曾料到,一直到晚上 22:07 才来电。所以这一天都是在没电的状态下度过的,因为没电,所以水也停了。还好燃气没停,不至于沦落到没法生火做饭的地步。 温饱能解决了,关键是今天的温度最高到了34摄氏度,烈日炎炎,下午这半天只顾着找荫凉地方钻。这次长时间的停电,供电所也没提前贴个告示,所以关于什么时候来电这个问题大家众说纷纭,有人说五点,有人说七点,也有人说十点。当然在经历了前两次失望的猜测结果后,即将对第三种猜测失望之时,来电了。 吃罢晚饭,在八点 …

>>阅读更多

有关力量的思考

人有高矮胖瘦,国有大小强弱。每个人都对力量充满着渴望,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力量,那些拥有了力量的人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驾驭好它。 从古至今,力量伴随着人类社会的进步,并改变着社会结构。在原始社会,只有身强力壮者才能生存,获取最多的食物并繁衍后代,可强者多了便少不了斗争,所以到后来有了各种条条款款,谓之制度。更强者以看似文明的形式行巧便之事,关于此种现象,鲁迅曾直言其实质是“吃人”。现如今讲法制,按律文是人人平等,便不存在吃人一说了,可世上的事,谁又能说个绝对呢。 倘使人人都能先知法,再守法,世间便少了许多争执吵闹。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如果每个司机都能按车道行驶,遵守红绿灯,正确使用车辆外部灯光, …

>>阅读更多

春天里的蒲公英

总是说春光短暂,这天气回暖才没几天,气温猛增到近30度,如今倒是像进入初夏了。 感觉还没来得及去触摸春天,春天就悄然远去,但仔细想想其实春天的气息早就弥漫了人间。在每一根柳条吐芽时,在百花争艳时,在人们郊游把外套脱下搭在肩上时。美好的春天啊,我还没来得及去春游,还没来得及去野炊。 感春伤时一点都不好,让人意志消沉,郁郁寡欢。好在气温渐升,终于不再穿厚厚的衣裤鞋袜,可以轻装上阵。 (春天的田野) 春天的田野,最富有生机。春洋芋收获了,餐桌上又能添新菜了,当然属于春天最具代表性的食材还得是椿芽。 (北海公园) 初春的北京,还带着一丝凉意。到了北海公园,《让我们荡起双桨》这首歌一定得听。 (蒲公英) …

>>阅读更多

有关“拿来主义”的思考

中学时代,学过鲁迅先生的一篇文章《拿来主义》,也是多年以后,才明白“拿来”一词的分量。 但我们被“送来”的东西吓怕了。先有英国的鸦片,德国的废枪炮,后有法国的香粉,美国的电影,日本的印着“完全国货”的各种小东西。于是连清醒的青年们,也对于洋货发生了恐怖。其实,这正是因为那是“送来”的,而不是“拿来”的缘故。 所以我们要运用脑髓,放出眼光,自己来拿! ——《拿来主义》 我所理解的拿来主义,其实就是自力更生,外加主动争取。我想能拥有这一点精神,在当今这个时代,算是难能可贵的了。 如今,无论是现实生活中,或是在网络上,到处充斥着营销广告以及强制推送的我们并不感兴趣的资讯。走在路上,有各种条幅、横幅以 …

>>阅读更多

雨夜遐想

此刻的我躺在家里的床上,窗外是屋檐的雨滴在地上的声音,催人入睡。 这使我想起了高中那会儿深夜窝在床上玩手机写日志的情景。使我想起了小时候的夏天,下着暴雨的夜晚,我窝在床上,痛惜着白天被扔掉的沙发,害怕一场夜雨过后,沙发湿透不能再用了的情景。而现在,过去的这些情景仅存在我的记忆里,只是今夜忽然又联想了起来。 想起来,有多久没放过风筝了?小时候跟着爷爷学会了做简易风筝,和儿时的玩伴在田野里穿梭追逐,放风筝的季节,应该是在油菜没长那么高的那段时间,还是在花谢挂果的那段时间,我早已记不清了。 之所以想到风筝,是因为下午回家的时候在路上看到了有人在放风筝。每到放风筝的季节,河边都会有商贩卖各种样式和图案 …

>>阅读更多

二月初一随笔

今天是二月初一,正月已经过去了。昨天惊蛰,下午下起了雨。 等春天来了,天就会放晴。春天来了,一切都会变好的。 前几天回家,田野里的油菜花已经开繁了,上次看到刚绽放一两朵,油菜也才齐腰而已,一个月不到已快长到一人高。天暖了,植物欢喜了。腊梅树上还剩了两三朵残花,坚持到现在依旧在绽放,不容易。 自然的万物都有规律可循,而人世间的事因多了几分主观能动性,反而变得不确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