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脚与山顶

我徒步行走在山脚下,村庄零落。

我抬头仰望山顶,巍莪雄壮。

柱着竹杖,我像位老人,步履蹒跚,缓缓向前。我要离开这个地方,到山顶看看。因此我背上行囊,告别父老,第一次离开山脚。

山路艰险崎岖,却风光无限。我攀谈过一位老叟,看见过两只猴子,淌过了三条小溪,踩到过四条毒蛇,摘到了五颗野梨,翻过了六座山峰,遭遇了八场山雨,经历了九次日出,我终于站在了山顶。

我矗立山顶,好好地眺望山脚。放眼一片,都是那么宁静祥和,房子挨着房子。丈夫带着儿子,妻子晒着麦子,麦子有花开,谷子还没能挂穗。

苍鹰在我头顶上飞,比苍鹰更高的,就是太阳和白云。没有鱼儿跃水的清脆声,没有水牛耕地的粗气声,四周静极了,就我一个人,听着风声。

风儿轻轻吹,拨乱了我的四六分。我揣上一块石头,留下了一只鞋子。回头转身,离开了山顶。

我顺着原路下山,光着脚板。碰到了张大婶,李大妈,贵根叔,常运哥和佳玲妹妹,可是没有看到四伯。

回到村庄,感觉好亲切。农忙我就耕田,有空的时间我就去村头池塘钓鱼。

时常有人路过村子,曾听到他们说,半山腰起雨雾,山顶看不到山脚,山脚望不到山顶。朦朦胧胧,险险恶恶,前年一支探险队十人上山,至今都还没下来。隔壁院子五岁的小娃讲梦话说,他们有的被山妖吃了,有的被毒蛇咬死了,有的被山洪冲走了…

从山顶回来后,我一辈子再也没离开过山脚。孙子问我,苍鹰能飞多高。我告诉他,苍鹰住在山顶上,我很多年没看见过他们了。

我回到山脚那一年,半山腰就笼罩着雨雾,一直没有消散过。

我蹒珊着脚步,走在山脚下,村庄零落。

我抬头仰望山顶,巍莪雄壮。

2012年8月23日 凌晨

除非注明,三棵树阁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sksren.com/archives/406.html

{ 发表评论? }

  1. 于泽鹏

    文笔很好的说

  2. 杜彬

    内心的文字 很少写了 看了作者的写的 感触蛮深的 攒

  3. Firm

    像这样记成人生感悟,通读下来,感觉不错。。

  4. PS笔刷吧

    一直很向往登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