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归档

那些年骑车去打麻将的日子

立秋后的天气,格外的热。所谓的秋老虎已经强势了许久,今天忽而没了烈日暴晒,成了阴天。虽然闷热依旧,但不像前段时间般晒得不敢出门。 午后骑上了我那久经沙场的山地车,先是去到一处修车摊,给略显蔫气的轮胎加了气。在骑车转悠的路途上,我想起了高中暑假的日子,曾经有一段时间,我们对闲暇时光的狂热从网络游戏转移到了麻将上来。每个午后,我都要顶着烈日骑着车,穿过高速路洞子,路过两旁的稻田,然后满头大汗地抵达战场与他们切磋砌砖技术。直到太阳下山,炎热退去,我们才撤出阵地去觅食,谓之“牌伙食”。那时候,大部分暑假的夜晚,我都是在夏夜的余热里,趁着骑车前进而从身旁划过的略微凉的风中,悠哉地回到家中。我忘了那时候暑 …

>>阅读更多

走远了

昨晚在微信朋友圈,看到了这首歌。 这位叫衣湿的歌手我从来都没听过,再加上李伯清这个名字,感觉又会是一首搞笑的歌。然而当我听完,才发现不是。 不知为何,听到后面一句句“走远了,走远了,回都回不去了”心里莫名地有一种酸楚。 就在几天前,我刚办完毕业手续。我的大学结束了,学生生涯结束了。回顾大学四年,走远了,我还坚持称自己为少年,风一样的少年。这四年时光谈不上快乐,也谈不上痛苦,折个中,也算是夹杂着快乐和痛苦度过的。四年下来,我不爱骑车了,以前骑车的伙伴们也不爱骑车了,大家的车大概都放在某个角落生了锈了吧。我不爱说话了,也不爱开玩笑了,也不再吹牛了,开始变得沉默寡言,虽然我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 …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