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重庆

山城再无棒棒

应该是从两年前开始,当洪崖洞在抖音以现实版千与千寻的形象火爆网络之后,重庆便成了新晋的网红城市。今年轻轨2号线佛图关段“开往春天的列车”又以翻版居庸关花海的形象吸引大量游客慕名前来打卡,我也没有例外,只是稍微来晚了一点,花开过了,花海已经长出绿叶了。 从佛图关站出来,山城不愧是山城,等待我的便是爬坡上坎的阶梯。与前些年来时不一样的是,这些交通站点口、阶梯旁已经看不到“棒棒”的踪影,甚至在我走完一万多步之后,也未见一个棒棒。似乎时代是真的变化了,棒棒消失了,记忆中的山城已经改头换面,交通便捷了,不再需要肩扛背驮的人力棒棒军了。 (记忆中的重庆) (朝天门码头) (朝天门,背后是来福士) 朝... >>阅读更多

四川县市游记计划

在去年底打总结的时候,我萌生了一个想法,就是在十年内走遍四川的所有县市。不曾想,今年年初爆发了新冠疫情,转眼现已是十月,这一年又快要过完了,这个计划竟还未付诸实践,实属遗憾。 正所谓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我决定将这个想法转变为计划,虽然这一年的开始有些困难,但我寄希望接下来的日子会变得好起来。虽然开始的时间晚了一点,但终究还是在二十一世纪二〇年代的头一年开始了。 四川的地理范围比较大,无论从人文历史还是自然风光上来讲,都有许多值得去探访的地方。不知道十年的时间够不够,如果不够,到时候再延长些。四川的概念在不同时期也不一样,现在多指四川省,再往前推一点,还包括现在的重庆市,要是再往前推,却不包括... >>阅读更多

岭南行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AudioPlayer.embed("audioplayer_1", {soundFile:"aHR0cDovL3d3dy5za3NyZW4uY29tL3lwL3d3ZHlsLm1wMw"}); 这个月5号的考试结束后,阶段性的培训算告一段落。因此可以休息一段时间,再因之前与朋友相约,便有了岭南之行的计划。 此附3月14日晨起后思绪所至,所作拙诗一首: 想去广州找老表 坐火车 东出盆地 过武陵山 雪峰山 到了郴州就折而向南 穿过南岭隧道 ...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