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归档

《谈读书》

谈读书 [英]  弗朗西斯·培根  1597年 王佐良 译 读书足以怡情,足以博彩,足以长才。其怡情也,最见于独处幽居之时;其博彩也,最见于高谈阔论之中;其长才也,最见于处世判事之际。练达之士虽能分别处理细事或一一判别枝节,然纵观统筹、全局策划,则舍好学深思者莫属。 读书费时过多易惰,文采藻饰太盛则矫,全凭条文断事乃学究故态。读书补天然之不足,经验又补读书之不足,盖天生才干犹如自然花草,读书然后知如何修剪移接;而书中所示,如不以经验范之,则又大而无当。 有一技之长鄙读书,无知者慕读书,唯明智之士用读书,然读书并不以用处告人,用书之智不在书中,而在书外,全凭观察得之。读书时不可存心诘难作者,不可 …

>>阅读更多

岭南行

这个月5号的考试结束后,阶段性的培训算告一段落。因此可以休息一段时间,再因之前与朋友相约,便有了岭南之行的计划。 此附3月14日晨起后思绪所至,所作拙诗一首: 想去广州找老表 坐火车 东出盆地 过武陵山 雪峰山 到了郴州就折而向南 穿过南岭隧道 便是岭南 我要在韶关稍作停留 我要听刘欢的弯弯的月亮 我要和老表拥抱 我还要和老表在广州火车站合影 因为春光短暂 这一切都需要点仪式感 此处的老表,是四川方言,指关系很好的朋友。拙诗中的老表便是指我大学毕业后便各奔东西,未曾谋面的昔日旧友。 还记得上一次去广东,是08年汶川地震后不久,学校休课放假,便去了韶关投靠在外务工的亲戚避震。至今已经九年过去了, …

>>阅读更多

春天读诗

春光短暂,这几天的气温日渐升高,不知不觉似乎夏天的脚步都已近了。 应该是从2015年起,每年春天我都盼着凤凰网文化频道的《春天读诗》栏目上线,今年应该是第四集了,春天都快过去了,可春天读诗还迟迟没有来。春天读书每一季会选十几个诗人及他们的作品,并由作者自己朗读或他人朗读。如此设计,便能使诗作者用自己的情感为观众展示创作的初衷。 例如第二季郑愁予的《错误》、梁小斌的《中国,我的钥匙丢了》和莫西子诗的《冬天终会远去》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虽然第三季开始走国际范,略显浮夸,选了些外国作品,但还是有不错的内容,如余光中的《春天,遂想起》。春天读诗这个栏目改变了我对诗歌的印象,因为有了作者或他人的朗读 …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