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疫情

免疫孤岛

昨晚躺床上睡不着,想到这么一件事。如果说世上任何事都有两面性的话,那这件事也不会例外。 疫情之初到现在,我们控制得很好,如今基本上是稳住了。国外倒是反反复复,确诊人数从未中断。本曾寄希望于国外能够强制隔离,阻断传播链达到消灭疫情的设想也因为对自由无限热爱的他们付诸东流。群体免疫似乎是不能接受但也无法避免的最终结局了,或染病后痊愈,或接种疫苗产生抗体。 只是这疫苗的效果,真的如厂家说的那般有效吗?如果有效倒还好,如果没效,那对我们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试想,如果两三年后,国外的所有人都在这一波又一波反复的疫情中完成了免疫。那时候,对他们来说,这疫情就无所谓有无所谓无了,但是我们把自己保护得这么好... >>阅读更多

如果回到原始社会

如果有一天,现代文明停止运转,全世界回到原始状态,我们该如何适应这种生活呢?之所以冒出这个想法,是因为现在的我正在看CCTV9的纪录片《远离尘嚣 摆脱时间束缚的苏珊一家》,想到去年疫情初期禁足在家,以及一年后依然难熬的今天,这种突发奇想亦或是胡思乱想竟也变得自然了。 如果真有这样一天,情况极端点,就是发电厂不再发电,炼油厂不再炼油,工厂关闭,政府停摆,所有人回到原始社会,刀耕火种,自给自足。 如果真有这样一天,我会从以下三个方面做准备,分别是食物、能源和工具。 首先是食物,主粮以大米或面粉最佳,然后是盐和油。既要囤一定时期的粮,还要储存一些主粮的种子,以及蔬菜种子,最好还要有调料种子。 其次是... >>阅读更多

2020年过去了

这个冬天和上一个冬天一样,阴冷又潮湿,盆地里能见到太阳的日子屈指可数。回顾过去的这一年,甚至让我有了一丝错觉,好像这是上一个冬天的延续,春夏与秋都未曾来到过。 提到过去的这一年,无论如何都离不开新冠疫情这个话题。在一月底之前,人们并未意识到它的可怕,以至于春节过后,宅在家里成了一段难忘的时光。追网剧、秀厨艺成了那段禁足的日子里难忘的记忆,一家人也难得在一起这样相聚。所以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是有道理的,任何一件事情都有两面性,要辩证地看待任何事物。 于我而言,这一年没有生活可言,其余日子全在工作与禁足之间转换。如何与黑夜相处,是这一年思考最多的问题。年初计划的樱花季京都游和暑假新疆行都被搁置了...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