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归档

理发了

今天出太阳了,下午发现理发店开门,于是理了个发。理发店人不多,戴口罩的人也不多。 再过几天就要开始上班,好像一切都恢复正常了,但是这心里还是不敢放松警惕,总觉得这风声离完全过去还远。 理完发骑车转悠,打算去老君观,到了山门前,发现自腊月三十中午就关闭了,什么时候恢复开放,时间尚不清楚。 禁足的这些日子里,在家研究面食,蛋糕、面包和馒头都做了个遍,妹妹开学的日期也无限推迟,一家人难得这么久在一起生活了。凡事都有两面性,禁足失去了自由,自然也有另外的乐趣。 前些日子,风声正紧,设关设卡,交通断绝。没几天下来,发现权力这东西,并不是谁都能驾驭的,有的人突然拥有了这东西,是会膨胀的。只是人一膨胀,就容 …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