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归档

去母校广中两年慨言

别矣两年,吾之母校可曾念吾乎?亦汝之学子未尝一日不念汝! 去校两年,概吾曾之班师已易矣,而吾之心却时时牵系未曾遗。遥想两年前,吾以和兴之独生入校,学以文化,承蒙教化,幸得恩师栽培,亦有挚情同学之士与日出起而诵,与日落而息,朝夕相处,情真意切。甚者有之,天色蒙亮便与友习于院林漫漫夜亦照邓而作,无有乏味之觉,无有疲惫之意,是如此耳,乃共同进步,习得真谛。 恩师之爱尤为难忘,一日,吾伤寒矣,就诊时至午夜,然吾之师陪同吾,此等恩情,何逊于父母。恩师之严教义化,乃使吾等学子成以严谨勤奋之风气,亦使吾等成以坚毅正直之品质,吾等实为深深受益者。时至今日,吾尤心怀校训秉承师嘱,奋做一堂堂男儿矣。 虽时常交隐测 …

>>阅读更多

眼前的路

高中以来,糊里糊涂地到现在,已是一年多了。 每日总是如此昏昏沉沉,不知所以然。不知不觉,高中三年还有一半时光了。想起了初中三年,过得是那样短,可又是那样长;再看看眼前的路,我该如何踏步…… 前几天会考,成绩下来后,我的心情是如此沉重。看看现在的自己,不正是我以前所讨厌的那种人吗?我可是怎么了……仿似突然醒来,隐隐约约觉得该怎么做了,是该做点什么了。要不然,对不起整日操劳的父母,还有那对我寄予厚望的爷爷奶奶。 半年前,有一个人破坏了家庭的气氛,可是我还是要面对这个人。我会对他笑,他也会笑,可是他笑的时候那眼里却如针刺即将放射,所以我对他的笑也不是那种笑了。或许,大家看来,这真的是值得笑。 整顿心 …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