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归档

岭南行

这个月5号的考试结束后,阶段性的培训算告一段落。因此可以休息一段时间,再因之前与朋友相约,便有了岭南之行的计划。 此附3月14日晨起后思绪所至,所作拙诗一首: 想去广州找老表 坐火车 东出盆地 过武陵山 雪峰山 到了郴州就折而向南 穿过南岭隧道 便是岭南 我要在韶关稍作停留 我要听刘欢的弯弯的月亮 我要和老表拥抱 我还要和老表在广州火车站合影 因为春光短暂 这一切都需要点仪式感 此处的老表,是四川方言,指关系很好的朋友。拙诗中的老表便是指我大学毕业后便各奔东西,未曾谋面的昔日旧友。 还记得上一次去广东,是08年汶川地震后不久,学校休课放假,便去了韶关投靠在外务工的亲戚避震。至今已经九年过去了, …

>>阅读更多

在南下的火车上

在南下的火车上 席慕容 有时候,对事物起了珍惜之心,常常只是因为一个念头而已。这个念头就是:--这是我一生中仅有的一次,仅有的一件。 然后,所有的爱恋与疼惜就都从此而生,一发而不可揭止了。而无论求得到或者求不到,总会有忧伤与怨恨,生活因此就开始变得艰难与复杂起来。 而现在,坐在南下的火车上,看窗外风景一段一段的过去,我才忽然发现,我一生中仅有的一次又岂只是一些零碎的事与物而已呢? 我自己的生命,我自己的一生,也是我只能拥有一次的,也是我仅有的一件啊! 那么,一切来的,都会过去,一切过去的,将永不会回来。是我这仅有的一生中,仅有的一条定律了。 那么,既然是这样,我又何必对某些事恋恋不舍,对某些人 …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