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归档

理发了

今天出太阳了,下午发现理发店开门,于是理了个发。理发店人不多,戴口罩的人也不多。 再过几天就要开始上班,好像一切都恢复正常了,但是这心里还是不敢放松警惕,总觉得这风声离完全过去还远。 理完发骑车转悠,打算去老君观,到了山门前,发现自腊月三十中午就关闭了,什么时候恢复开放,时间尚不清楚。 禁足的这些日子里,在家研究面食,蛋糕、面包和馒头都做了个遍,妹妹开学的日期也无限推迟,一家人难得这么久在一起生活了。凡事都有两面性,禁足失去了自由,自然也有另外的乐趣。 前些日子,风声正紧,设关设卡,交通断绝。没几天下来,发现权力这东西,并不是谁都能驾驭的,有的人突然拥有了这东西,是会膨胀的。只是人一膨胀,就容 …

>>阅读更多

又是二月初一

刚才看到一篇网文,说“二月二要来了,理发店的Tony老师复工了吗?”,于是点亮手机屏幕一看日期,已然是二月初一,原来今年的正月只有廿九,没有三十啊。 正月结束了,今年的春节想必是会永载史册的。也是这个春节,是工作以来,在家待得最久的一次了,甚至比休年假的时间还要长,耍个够。 今年的二月初一,同去年一样,油菜花开了,腊梅还残留几朵。 今天是阴天,没有太阳,在渴望阳光的日子里,盼着这场疫情早点结束。 但是人类,是善于遗忘的动物。禁足几日,风声过了,似乎一切又都恢复如初了,就开始无所畏惧,开始掉以轻心。可是,风声真的已经过了吗? 去年感慨了一句“自然的万物都有规律可循,而人世间的事因多了几分主观能动 …

>>阅读更多

二月初一随笔

今天是二月初一,正月已经过去了。昨天惊蛰,下午下起了雨。 等春天来了,天就会放晴。春天来了,一切都会变好的。 前几天回家,田野里的油菜花已经开繁了,上次看到刚绽放一两朵,油菜也才齐腰而已,一个月不到已快长到一人高。天暖了,植物欢喜了。腊梅树上还剩了两三朵残花,坚持到现在依旧在绽放,不容易。 自然的万物都有规律可循,而人世间的事因多了几分主观能动性,反而变得不确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