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家乡自己爱

昨晚,打开了马蜂窝网站,浏览里面的各种游记。

是的,想出门了,想旅游了,但是现实情况依然不允许。疫情还没结束,出门的风险还是有的。除了风险,还涉及各地的防疫政策,各种互不承认的健康码以及各种不敢担责的繁复的信息申报。这都还是国内出行,要是出国游的话,更是不敢想象了,首先不敢出去,其次是回来更麻烦,十四天的隔离就让人望而却步,因为没有这么多假期可以花费在隔离这件事上。

所以只好看看以前的别人发的游记过下瘾,看完就一个感叹:疫情前的日子多美好。

怀念在日本乡村漫步欣赏绣球花的时候了,怀念在波西米亚平原看别人收小麦的时候了。疫情之下,人们是被禁了足,可这些植物依然会应时节而成长和收获。想到这里,我又开始怀念家乡了,怀念插秧时节在机井房旁洗冷水澡的时候了,怀念夏夜的蛙叫声和打着手电筒踩着田埂用竹制的夹子捉黄鳝的时候了。

可是我想,记忆中的家乡可能回不去了。去年底的合村并镇,悄无声息地就完成了。城镇化与都市化并驾齐驱,一旦资本的目光开始瞄向土地,既定规则就瞬间土崩瓦解。

每一个盼着衣锦还乡的游子,都希望自己的家乡能变得更好。但是也怕家乡变得与其他地方同质化,再认不出,没了原有的记忆。如果现代化进程可以是内在力量去驱动的,我想这样会更有意义。

除非注明,三棵树阁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sksren.com/archives/976.html

自己的家乡自己爱》有16个想法

    1. 三棵树人 文章作者

      好像看过一篇文章,提到过这种说法,人的记忆是有选择性的,甚至会自己修复和篡改一部分记忆。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