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奥运

因为疫情的影响,延期了一年的东京奥运会开幕了,看完开幕式,当运动员进场,背景音乐想起《波莱罗》的时候,有关奥运的回忆,也在我心头浮现出来。

我第一次知道奥运,是关于鸟巢的体育馆。那时候是小学二三年级,当时每周会发一份《少年百科知识报》,其中一期介绍了鸟巢,因为鸟巢的名字很特别,所以印象也很深刻。甚至那时候以为每个国家都会专门修一个叫鸟巢的运动馆来办奥运会。

后来大约是五六年级的时候,家里装了有线电视,告别了以前仅能搜索两个中央台和几个地方台的日子,我接收外界信息的途径也大打开来。这也为后来通过电视了解奥运打下了基础。安装有线电视具体是哪一年我已经不记得了,但我记得,那一年最火的剧是《大长今》。

北京奥运会开幕的前夕,媒体开始造势。中央台放了一部相当经典的纪录片,叫做《传奇奥运》,回顾了整个奥运史的故事以及每届奥运会的历史背景,以及当届奥运会的趣事和能载入史册的比赛画面及人物。好像是CCTV10科教频道放的,但我不确定了,“传奇奥运”四个字是何振梁题的,但好像也是这个原因,我现在已经无法从互联网上找到这部纪录片了。

(现今犹存的当年的《传奇奥运》专栏

当时没有网络,电视是获取信息的唯一途径,每次开播,我都会记下哪一年是在哪里举办的奥运会。这部纪录片除了科普了奥运的历史,其中有一首经常用到的背景音乐,令我印象颇深,受限于当时的条件,无法知道是什么音乐,直到几年后,在网吧里才找到了这首音乐,名字叫《Conquest of Paradise》——征服天堂,我一度将其作为当时QQ空间的背景音乐。至于开头提到的《波莱罗》,是在夏普的电视广告里第一次听到,也印象深刻,我记得画面是一群火烈鸟,所以后来凭借着“火烈鸟”三个字的关键词找到了这首音乐,虽然《数码宝贝》也用过这首音乐,但当时的我确实没有多大印象。

我记得也是那年夏天,有一次看完110米跨栏后,我激动得跑到一块刚耕完的田里,用砍倒的玉米秆自己搭了几个栏,在田里边跑边跨,时至今日,我都觉得这种感觉很棒,或许这就是最原始的奥林匹克精神吧。后来上初中,还用家乡的一个地标小名自办了一个运动会,拉着宿舍的另外三名室友在操场跳远跑步,我印象中这个“运动会”只办了一届。

一点小故事,也是一点回忆,也是“我的奥运”。

除非注明,三棵树阁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sksren.com/archives/1290.html

我和奥运》有7个想法

  1. 响石潭

    有趣的回忆~
    依稀记得2001年7月13日北京申办奥运成功,高二的暑假,县城里到处人生沸腾。2008年奥运会比赛时候,已经是研究生一年级的暑假。转眼已经20年~~~~~~~~

    回复
  2. 大致

    真年轻啊。其实想想,在玉米地里跑高栏是很危险的事情啊!
    08年的时候我已经很不小了,除了比赛也没时间别的专题,所以对于“征服天堂”只能说听过,并无特别印象。倒是雅典奥运会时央视专题报道,颁奖时用了黄绮珊的《骄傲》,印象比较深。
    我口味一直比较独特,虽然全世界都夸《手拉手》,但我心目中最好的奥运会主题歌却是亚特兰大的《Reach》。

    回复
    1. 三棵树人 文章作者

      我知道你想说的危险是什么,那块地没有玉米的桩茬,是一块耕过的体验感仅次于沙滩一样的地,玉米秆来自于不远的另一块地,我是搬运工。

      就像“跨栏”这件事一样,对一首歌的印象也会因为时机的不同或者所处的环境不同,甚至听这首歌时心境的不同,而有所不一样。比如说,在回复这条评论的时候,《骄傲》和《手拉手》我都听过,唯独对《Reach》没有印象,我搜来听了,确认了此前确实从来没有听过,挺好听的。

      回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